佛心儿网

[转帖]本焕老和尚开示集

2009-4-27 09:25 作者:钝刀 来源:佛心儿家园

2004年禅七期间开示

 

    大家看到本焕也不打香板,也不站着讲话,要坐着讲话,这个是什么?这个叫老苦。过去不是这样。过去从49年开始当方丈,当了多少年的方丈?当到现在,当了几十年方丈啊。你们看本焕现在坐着讲话,也不能坐香,你们看现在是老苦。你们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,我可以讲,现在很多人都不如我啦!98岁还能给人讲话。很多人不到98岁都不能讲话啦!我这个本焕98岁还能给你们大家讲讲话,我觉得你们想想,还是不错的。哎!讲话,讲话做什么?讲话是提醒你们大家用功,因为这里是叫你们用功的地方。叫人们行也要用功,坐也要用功,一切处都要用功。

    为什么用功?那今天有人还问我,怎么叫用功?用功做什么?你们想一想,你们来这里做什么?你们来这里是打七,打七就是用功。那你们就是为了用功才来的。怎么用功?哎哟,怎么叫用功,怎么找讲话的是谁?讲话的倒底是谁?那我问一问你,你怎么会讲话?怎么会讲话都不知道?讲话的是谁?那我现在给你讲啊,我们这个色壳子啊,是个临时的,为什么讲是个临时的?到了时候要坏的,要走的。你看我们释迦老子到了八十岁还走了。我们到时间都要走,只是走的时间不同,有的早、有的迟,各人不同。本焕现在98岁了还在给你们讲话呢,还没走,还早呢!他们有人讲,哎哟,你100岁吧,太少太少,我觉得100岁太少太少,不够,我要活到什么时候?我觉着多活有好处,什么好处?活着跟大家讲话,不是跟大家结缘吗?讲话怎么叫结缘呢?你们想一想,这个讲话不是讲世间的话,我们现在讲的话都是讲出世间的话。那你们问怎么会出世间呢?你不知道怎么叫出世间。和尚班首一天到晚为了成就你,成就你叫你用功办道。你们办道用功用好了以后呢,哦!出世间了。你们想出世间做什么?出世间了生脱死,将来成佛作祖。

    我经常讲,我们每个人都是未来的佛,既是未来的佛,现在好好用功,将来才能了生脱死,成佛作祖。大家现在讲话,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叫用功,不知道怎么叫要用功。所以在这个禅堂里,各人有各样的不同,有的老参师父功夫用的很好,有的师父会用功,有的师父知道要用功,还有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叫做用功,用功干什么?那我要问问你,你活着是为了干什么呢?活着是为了这个色壳子的原因。多吃点,把这个色壳子养得好一点,好用功,好用功办道,好做一些事。这个色壳子还是要注意,这个色壳子不好还是很麻烦的呀。所以你们知道,这人禅堂里各人用功不同,既是用功的不同嘛,那我就首先给你们这些不知道怎么用功的人来讲一讲。他们老参师父功夫用的很好呢,他们在那里用功,我讲的好不好与他们没有关系。我讲的好,他用不着听,我讲的不好,他更用不着来听。我是为了你们初来用功的人讲一下。

    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昨天讲了很多,讲了很多呢,要你们大家来找一下自己,找这个讲话的是谁。既是问你这个讲话的是谁,为什么问讲话的是谁呢?人人都会讲话,究竟讲话的是哪一个呢?哦!不知道了。既是不知道讲话的是谁,那想不想知道讲话的是哪一个呢?我想知道哦!我都很想知道哦。知道好不好?知道好!知道有知道的好处,不知道有不知道的苦恼。那知道有什么好处呢?知道的好处大了。知道的好处有什么大呢?你们各位想一想知道的好处?我觉得知道的好处太大了。我举个譬喻呵,我们现在一天到晚象瞎子瞎摸瞎摸瞎摸,为什么叫瞎摸?闭着眼睛不知道哪条路叫好,哪条路叫不好。怎么了生死,怎么好都不知道,不知道的时候呢,请高僧教你怎么用功,怎么找你自己。高僧教你怎么用功,怎么找你自己。我昨天讲了很多公案,念佛的是谁,讲话的是谁。但是我这个人不是说叫你找念佛的是谁,就一定要找念佛的是谁,不能找其他的。我的意思呢,你们怎么好好用功,怎么好好把功夫用好,怎么能够把自己找到就好了。

    过去古人讲:“条条大路通长安”,既是条条大路通长安,那不是说问讲话的是谁,这一个可以通长安,其他的不通吗?其它的也通。不过各人的意见不同,愿力不同,各人用功的缘也不同。有的人参“父母未生以前,如何是本来面目。”,那不很好嘛!啊,我参这个讲话的是谁,我这个不好吗?我的意思是,你用哪一个方法最好,你就用哪一个方法,我本焕不是说你非要问讲话的是谁。因为这是一个话头给大家,人人都会讲话。小孩子到了两三岁也会讲话,八九十岁的老人也会讲话。天天会讲话,个个会讲话,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小的都会讲话,就是不知道讲话的是谁,那你们想不想知道讲话的是谁呢?我觉得都想,都想知道这个讲话的究竟是谁。那你们知道讲话的是谁好不好呢?我觉得很好很好,要知道!那知道他有什么好处呢?

    我才讲过,我们现在一天到晚地瞎摸瞎摸,找到了讲话的是谁呢,啊,睁开眼睛了,睁开眼睛再走路,就知道这条路好走,这条路不好走,这条路是错误的,这种路不是错误的。有了分别了,自己有了把握了,知道这条路好走,就走这条路,我们现在一天到晚睁着大眼睛摸黑,摸来摸去,摸了几十年。我1930年出家,摸到现在75年了,还在摸,还在这里摸。你们想一想,我们找到自己是个容易的事吗?不容易,什么都不容易!如果很快就知道是谁在讲话,那个个都开悟了,那都能回家了。我们现在还没有开悟,没有回家。那我们现在在这里要摸了,要摸了。所以你们想,过去云居山一夜之间有48人开悟,我们今天在这里不止48个,有好几十人了,要连居士起码大家一半都过。那你们各位想一想,现在你们大家正在摸了摸了,摸到就好了。要摸,要好好地摸,要认真地去摸。那你们好好地用功,好好问问自己,为什么天天会讲话,讲话的究竟是谁呢?讲话的究竟是个长的?是个短的?是个圆的?是个方的?是个红的?是个绿的?你们知道不知道?哎哟!知道了就好了,我们现在不知道,要知道!要知道!我们不但今生要知道,尽未来劫都要知道。再一方面,要知道讲话的是谁,要想开悟,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25:00)
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。过去有个悟达国师,这个出家人呢,很了不起,出家人做了国师,他的功夫用得很好。一天到晚他的功夫不走一点。因为皇帝拜了他为国师,要对他恭敬一下,恭敬什么?皇帝用沉香做了一个宝座,送给他这个师父。这个师父呢,坐这个沉香椅欢喜了一上,这一欢喜呢,哦!麻烦了。为什么麻烦呢?要知道我们每一个人不是今天才做人,尽未来劫都在做人。做人的时候,有时候做好人,有时候做坏人,结了很多怨仇。既是结了很多怨、很多仇,你在用功的时候,那个冤家没有办法。这个悟达国师坐这个沉香椅欢喜一下就麻烦了,过去那冤家就找到了他,怎么办?他腿子上疼得不得了,腿子上还有一个口子,天天要吃肉。你们想一想,那个国师,皇帝的师父什么医生找不到呢?可是什么医生都没有办法治得好。这人悟达国师怎么办?他过去没有当国师以前,年轻的时候,有一个病人,那人病人又臊又臭,个人都不愿意照顾这个病人。悟达国师一心一意地伺候这个病人,这个病人好了以后,走的时候对他讲,将来你到最困难、最危险、没有办法的时候,你到四川去找我。那个地方有三棵树,你到那个地方去找我。这个悟达国师腿子长了人头疮,天天疼得要命。医生也没办法治这个病。他就想起来,哦,过去有一个出家人,要我最没办法的时候叫我去四川找他,他就跟皇帝讲,我要到四川某某地方去找一个出家人。皇帝就只好让他去了。悟达国师到四川去,到了那里天快要黑了,看到那里有三棵树,哎呀!那里有一个很漂亮的庙。以前那个出家人来迎接他。悟达国师对他讲:“哎哟!我的腿子疼到没有办法,我现在只好来找你了。”那个出家人讲:“好了,到那个水池里洗一上就好了。”出家人把悟达国师带到水池,快要去洗的时候,哎哟!那腿子讲话了:“你过去做了十世的高僧,十世高僧以前,你是很重要的领导,当时你误杀了我,找你找了十世都找不到,现在你要想腿子好呢,一定要发愿超度我。”悟达国师说:“好啦好啦,我腿子好了一定超度你。”然后他蹲下去洗洗,腿子就好了。所以悟达国师就设了三昧水忏,超度那个人。

    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们每个人在因地中,结了善缘,也结了恶缘。结善缘当然最好,如果结了恶缘,今生报不了,来生还要报你的仇啊,几时都要报仇。所以我总希望大家在因地中要多做好事,多结善缘,尽量不要结恶缘,最好一点恶缘都不要结。为什么?不要找那个麻烦,不要找那个痛苦。所以我们在因地中要结大缘,要结善缘,不要结恶缘。我们结下恶缘,今生不能报,来世还要报的啊。我讲这个故事,希望你们无论出家人也好,在家居土也好,一切时一切处都结善缘,不要结恶缘,结了恶缘呢,就要受恶缘的报!不要受报啊。要以好心、佛教的慈悲心对待一切人,对待一切事。

    我们成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要利益一切众生,成就一切众生,救度一切众生,庄严自己将来成佛的国土。成佛不是简单容易的事啊,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未来的佛,既是未来的佛,将来都要成佛,既是都要成佛,我们都要好好用功,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要大家用功。班首师父天天开导你们,维那师父天天领导你们,监香师父帮助大家,怎么帮助大家?你们想想,你们坐着,监香师父还要站着。如果你在那里打瞌睡,监香师父把你打醒,让你好好用功,打瞌睡你们没办法用功。所以监香师父是你们的助道因缘,叫你们好好用功,不要睡觉。但是你打瞌睡,监香师父打你一下,你哎哟喊起来,就犯了规矩了。人家是好心,让你们好好用功,你在思想上要感激人家才好。你们想一想,监香师父、维那师父、班首师父多辛苦,都来照顾你。照顾你做什么?叫你们好好用功,找你这个讲话的是谁,认真地找你这个讲话的是谁。人人都会讲话,这个讲话的是谁?你们想一想,天天会讲话,都不知道讲讲话的是谁,要不要知道?我觉得要,一定要!我们能够找到讲话的是谁,我们用功办道、成佛作祖才有办法。要想找到讲话的是谁,听我讲话没用。我讲话是为了要你们好好用功。希望你们认真用功,念念地用功。行住坐卧,一切时一切处都要用功,那一定能得到好处。要想得到好处,大家提起来,参!

钝刀 (2009-4-27 09:26:00)

次七开示二

 

    你们要认真用功,念念地用功,站在这里也是站在功夫上。要想得到好处,要想开悟很难啊。希望大家认真,一切处一切时都要用功。你们各位用功今天第三天,第三天呢,用功用得怎么样,你们自己要好好考虑一下。为什么?这里是用功的地方,你们的一举一动,一语一默都要用功。我们每一个人班首、维那、出家师父也好,居士也好,都要用功。我本人总希望你们各位一切处一切时都在功夫上。如果不在功夫上,那就空过。但是有的人,用功,用功,那一个念头提起来,妄想就来了。念头不提,妄想就不来。我觉得你们知道用功有妄想是好事。为什么是好事呢?这说明你在用功。如果你没有用功呢,什么是用功、什么是妄想你都不知道。因为你知道在用功,所以知道有妄想,这还在用功。我们每个人的这个妄想啊,你们考虑一下,我们生下来,会讲话,妄想就有了。既是生下来就有妄想,能不能一下彻底就把它丢掉?很不容易不容易。不容易的原因是什么?你一天到晚地在和妄想做伙计,你活了三十岁,就和妄想做了三十年伙计,活四十岁,就和妄想做了四十年伙计。我这样讲是不是太委屈你?我觉得一点不委屈。不委屈的原因是什么?我也是从妄想里一天天地用功,逐渐逐渐走过来的。我跟大家讲,我出家75年,这75年都还在思想上用功,我们出家不就是要用功办道了生脱死吗?出了家如果没有用功办道了生脱死,那你出家做什么?

    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们出家是不是因为没有饭吃了所以出家?我说不是!既然不是因为没饭吃,那我们为什么出家?我觉得,我们有些人真地为了用功办道、了生脱死,才来出家,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原因出家。虽然各种不同的原因出家,便是今天大家来到这个禅堂,都是为了用功的。既是为了用功嘛,那你想一想,我们用功的时候,有没有妄想?嘿,妄想多得很,多得很呐。多到什么样子?古人讲我们用功的人叫“一人与万人敌”,怎么叫一个人呢?我们当下一念,就是一个人,很多很多的妄想是万人,各位想一想,我们一人怎么敌得了万人呢?这不是一天的事。昨天我讲悟达国师的故事,十世都在用功,十世的念头都不走一下。过去古人这样地用功,我们今天用功才用了多长时间?用了没有三年、五年、十年、八年?我觉得这种事情,大家出家,有的出了家一心一意地用功,有的出了家不是一下子好好地用功。为什么呢?各种各样的因缘不同。但是你们今天来到了禅堂,都是为了用功,了生脱死、明心见性的。这点我觉得大家都是相同的。活三十岁,打了三十年的妄想;活五十岁,就打了五十年的妄想。妄想是个厉害得不得了的东西。既然这么厉害的东西,那我们随便随便就能不要它吗?不容易,不可能。既是如此,我们用功的人切记不要在思想上讨厌妄想,不要讨厌妄想。为什么呢?不讨厌妄想,那我一天到晚地打妄想行不行?那也不行。既然不行,那该怎么办?我觉得我们用功,妄想搞它的,我们搞我们的。我们用功的人,用功的思想都是粗念,要知道妄想打了几十年,都熟透了,已经成了细念。

    你在这里问讲话的是谁,啊,它这么翻那么翻,为什么?你们各位想一想,它已经熟透了,不但熟透了,打妄想的念头已经很细很细。既是这么细,这个厉害,那我们要不要把它除掉?古人讲:“不除妄想不求真”!我们用功的人不要去除那个妄想。我们思想上不要去求那个真的。妄想不除,一天到晚没有功夫,都是妄想。那你好好想一想,我经常跟大家讲,我们的妄想有十分,但是我们天天用功,时时刻刻,昼夜六时不间断地用功,啊,有了一分的功夫,那个妄想就成了九分。为什么妄想是九分呢?你们各位想一想,要知道我们打妄想是这个思想,我们用功呢,还是这个思想。我们每个人只有这一个念头,一个思想。但是我们用功的时候,有很多念头、很多思想。虽然有很多思想,但是是两个、三个吗?不可能有两个三个。我说了一个人只可能有一个念头,我们在这里用功是这一个念头,妄想在那儿翻也是这个念头。老参师父就不说了,用了很多年的功,他这个念头跟妄想的念头成了一个,我们要不要也成一个?要,一定要!几时不能了生脱死,几时都要啊!我们妄想和用功的思想不能成一个,怎么能打成一片呢?所以我们不要怕妄想,也不要除妄想,为什么呢?你怕妄想,不又是一个妄想吗?你一心一意地除妄想,还是这个思想。既然还是这个思想嘛,你不要去除,他自己慢慢慢慢地自除。我们也不要去求那个真,因为我们一心一意的去求那个真的,那个也还是妄想。所以这个真的,不是这样想想得来的,是自自然然地得来的。你们大家想一想,我们很想除妄想,做不到,叫头上安头。所以我们用功的人,一天到晚心心念念在功夫上。我在讲,这个妄想有十分,功夫有一分的时候,妄想就只有九分,用功用功,有两分的功夫,妄想就只有八分,有三分的功夫,妄想就只有七分了。那我们的功夫越多,妄想就越少。如果我们全部是功夫,就没有妄想了。但是这句话讲起来很容易,很简单,真正走到这一步呢,很不容易,不简单!为什么这样讲?你们想一想昨天晚上我讲的那个公案。悟达国师十世的高僧,那个念头十世都不动一下,多了不起。只是动了一下,哦!冤家就找到了。你们想一想,古人如此,那我们能不能超过古人?哎哟!很不容易、很不简单。不容易、不简单的原因,要知道我们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上,佛祖出世正法的时代过去了以后呢,是像法的时代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们现在是末法的时间。你要知道,末法的时间,我们的思想,我们的福德因缘都少了很多。既是少了很多,几时能够用好呢?

     我希望你用功的时间,一天到晚好好认真地用下去,行也是参,念念也是参,行住坐卧都在参。所以古人讲行也禅,坐也禅,行住坐卧体安然。那你们各位想不想安然?想安然,那你行有没有禅,坐有没有禅,这要问自己啊,行住坐卧要都能有功夫,才能体安然。但我们行也没有多大的功夫,坐也没有多大的功夫。再一个,我跟各位讲清楚,我叫你们参讲话的是谁,讲话的不是功夫,什么是功夫呢?要不明白讲话的是谁,这个当中起疑情。疑情是什么呢?它没有相貌,疑情没有相,有作用吗?有作用。有什么作用?古人讲行也禅,坐也禅,行住坐卧体安然。这要问自己,能不能安然。这不是我讲的啊,我讲哎呀安然安然,糊涂!这个不是别人讲的,我们的安然不是哪个给的。如果是哪个给的,那释迦老子慈悲心大的不得了,观世音菩萨、地藏菩萨慈悲心大的不得了,那他们给我们行不行?不行啊。要知道各人的生死还要各人了。古人讲各人吃饭各人饱,各人生死各人了。如果佛菩萨都能给我们,那我们现在没有苦恼众生。但是佛菩萨不能给我们,那就还要我们自己好好用功,才能一步一步到家。我举一人譬喻,如果坐飞机,很快就到了,如果没有飞机同,坐火车也很快。如果火车都没有,坐汽车也可以。如果汽车都没有,那么走路,今天走、明天走,时间到了也可以到。这样一来,我们坐在这里等待,能回家吗?不能!既是不能,希望大家要行啊,今天行,明天行,天天都要行。没有飞机、火车、汽车,我们还能走啊,走一天少一天,走一天少一天,那我们还是可以到家。如果我们坐在这里,了生死,了生死,一天到晚不行。你把椅子坐坏了,色壳子坐完了,也不可能,不可能呐!不可能的原因,要行!要能快点行的,就快点悟;慢点行的,就慢点悟;迟点行的,就迟点悟。几时都要行,将来都能回家,我们才能开悟。如果几时不能行,几时也不能到家,几时也不能开悟。有人说这个大和尚在含糊我们。不是!我不会含糊大家。事实本来就是这样,要大家走,大家行,才能到家。我们不能行,就不能到家。各位思想上有没有行?我今天叫各位站着有站的功夫,坐着有坐的功夫,行有行的功夫,这才是真正的行。这个行不是我们走路的这个行啊,是思想功夫上的行啊,如果没有功夫,我们跑这个地,哎哟,你把那个腿子跑断了也到不了家。就是这个样,你们各位想一想,如果人人要到家,想要开悟,那就发起心来,行!

钝刀 (2009-4-27 09:26:00)

粗心用功与细心用功

 

    今天我讲一下粗心用功与细心用功,也就是有心用功和无心用功。什么叫“粗心用功”呢?就是我们刚开始修行的时候,妄想多杂粗重,用功太粗疏,不细密。心也种粗粗用功,就叫“粗心用功”。粗心用功因为“心是粗的,气是粗的。”,所以,很难把功夫抓住,很难把疑情提起来,即便偶尔提起来了,也难保持住,时间延续不长,过一会儿就没有了,没有了之后,又提起来,它又有一点,时间又不长,又消失了。所以,粗心用功,它的力量不大,时间不成片,容易失掉。失掉之后,要把它再提起来,都很不容易。原因就是,你在用功的时候,心、气、念都是粗的,功夫是断断续续的,不绵密。

     那么,功夫怎样才能由粗变细呢?要知道,功夫的细,不是你有心去细的,有心去细是细不了的。功夫用久了,它会慢慢变细的。昨天我讲过,一个人活了几十年,一天到晚打妄想,形成了一种习气,要它不打妄想是很难的,你不有意打妄想,它也会自动打妄想的,这都是我们自己一手造成的,怪不得别人。为什么会这样?时间久了,习惯成自然。各位想一想,你活了三十岁,有没有用二十年的功夫?没有的,光打妄想。如果你用了不止二十年的功夫,时时刻刻都在功夫上,你的功夫也会越来越细的,也会成为一种自然。粗心用功夫,好比上下两层,上面是用功夫,参“念佛的是谁”,反反复复,来来回回地参究,找这个念佛的本来面目。下面呢,尽是妄想烦恼,它们还在翻来翻去,一刻不停,像一锅开水,吵吵闹闹,上上下下的。这种情况,我昨天讲过,大家不要拍,怕也没有用。它翻它的,你搞你的,不要有心跟它斗,不要起烦恼,你只管心平气和地去用功。因为你是粗的,它是细的,但是时间久了,你也会细的,那时就该它走人了。要知道,打妄想也是心,用功夫还是这个心,等到用功夫和打妄想合到一块去了,那就好了。那时,你有了功夫,就没有妄想;有了妄想,就没有功夫。所以说,粗心用功是一个过程,不是一个小过程,而是一个大过程。因为我们的思想,我们的功夫太粗了,还没有细下来。我们要想把功夫细下来,还要从功夫上来细,功夫做细了,这才是真正的细。如果我们不从功夫上来细,而是有心地去想细,那就会细出毛病的。所以,用功的人,一定要思想上去细,思想细了,功夫自然就会细的。功夫不是说,你叫它细,它就会细。要从功夫上细,不要有心去细,有心去细,那是错误的。从粗心用功到细心用功,这是一个自自然然的用功过程,功夫到了,它自然会细,你不叫它细,它自己就会细的。

     接下来讲一讲有心用功和无心用功。我们现在的用功都是有心用功,因为我们用功都是有意的,念念都是有心的,并不是自自然然的。而无心用功则是自自然然的,无意的在用功。无心用功并不是说没有心,像木头一块,它只是不起“去用功”的念头,它的用功是自然而然的,不需要有意着念,它往往是不参自参,不疑自疑,不照而照的。我们开始时都是有心用功,有意着念,到了无心用功的时候,它就成了一种自然,你不用着意它就会自动去参。无心并不是说无一切心,无自性。若认为没有自性,没有用心,那又是错误的。实际上,尽管我们没有去动参话头,去观心的念头,但是客观上在自动地参话头,观心。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。从有心用功到无心用功,这中间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这也是一件功到自然成的事,非有意求得。有意去求,总是有心,不可能是无心。在功夫没有达到无心的地步,疑情便不能打成一片,疑情既不能打成一片,开悟就没有指望了。所以,你们要想开悟,必须有心用功进到无心用功。到了无心用功并不就是完事了,还隔着一重关,还必须破了这重关才行。功夫到了无心的地步,才可以说疑成了一团,打成了一片,这个时候能不能桶底脱落,那要看你的时节因缘,时节因缘一到,一句话就悟了。所以用功的人到了无心的地步,还要破一重关,这一重关不破,还是不行。古代有个禅和子讲:“去年穷,还有立锥之地;今年穷,穷到底,连立锥之地也无。”锥子虽小,但还是有。只要还有一点点东西牵系,就不行,因为那还是有心,还是有生死。到了连锥子这么一点东西都没有了,才算是到了无心的地步。当我们的功夫到了“连立锥之地也无”的地步,开悟就有了可能。

      我们讲到要细心用功夫,怎样才算细呢?要细到什么程度呢?这里我想讲一个公案:当年四祖到南京去,看到附近山上气色很好,就上去了,在那儿,他看到了有个叫懒融(牛头法融)的禅师住茅棚,打坐的时候,有只老虎给他看门。四祖见了这只老虎,心中一惊,懒融禅师就讲:“你还有这个啊!”四祖不作声,直接走进茅棚,在他打坐的蒲团上写了一个“佛”字,请懒融禅师坐,懒融禅师不敢坐。四祖就说:“你也还有这个”。要知道,这两人个都是很有见地的,功夫都是用得很好的,他们之间谈禅话道,谈得很投机,也谈得很晚。茅棚里只有一个卧具,睡觉时,懒融禅师就把这个卧具让给四祖,自己就在蒲团上打坐。夜里,四祖睡在那里,打鼾打得不得了,搞得懒融禅师坐在那儿,定也定不下去。过去出家人身上长虱子,他就摸到一只虱子,往地上一摔。早上起来,懒融禅师就批评四祖:“哼!还四祖哩,昨天晚上打呼噜,打我的闲岔打得厉害!”四祖应道:“我打你的闲岔,你还打我的闲岔哩!”“我打你什么闲岔?”“你把一只虱子摔在地上,断了一条腿,它哭了一夜,尽打我的闲岔!”想一想,功夫用到细处连虱子的叫喊,蚂蚁的叫喊,都能听到。各人想一想,你们有没有这个功夫?像四祖这样,才是真正的细心用功。四祖跑了一整天,辛苦得不得了,但他的心还在功夫上,一点也没有离开,连睡觉时还在功夫上!所以,我们修行人用功夫,要向祖师学习,光在静中用功是不行的,还要在动中用功,动中用功还不够,还要在睡梦中用功,还要在睡梦中得到利益,那就好了。可见用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为什么?因为从无量劫以来,我们一直在造业,一直在打妄想,现在要回光返照,找到自己的本来面目,大家想一想,这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吗?用功的人,如果没有一个惭愧心,没有一个恳切心,不能够念念都把心用在功夫上,要开悟谈何容易!所以,我再三再四跟各位讲,既抛家别子,出家了,就要好好用功,不要空过人身!好了,各位用功去!

钝刀 (2009-4-27 09:26:00)

“念佛是谁”开示

 

     我们这一念,不是讲话的是谁?讲话的到底是谁?这个不是功夫,那是叫你提起来这句话,在那个“谁”字上起这个疑情。我们起这个疑情才算是功夫。如果没有疑情呢?那就不防参“念佛是谁”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一样。但是念阿弥陀佛,还有念阿弥陀佛这个功德。你假如只有讲话讲话,不念佛就没有功德。当然我们现在是这样,在禅堂要一心一意地找自己。找自己,一天到晚讲话的是谁,但不知道一天到晚会讲话的是谁。你们好好回想一下坐下来有功夫,跑跑站站有没有功夫?你自己磨镜自问,看你自己在这个地方,在跑的时候,跑在功夫上没有?所以,我经常讲:大家要心心有功夫,要念念有功夫。这个样子,我们才是真的在用功。现在我们是没有用过功的人,现在是“粗念”。为什么叫作“粗念”呢?你没有用功,你现在提得这个念头都是“粗念”。这个“粗念”是指我们用功的时间很短、很少。再一方面,你们活了三十岁,或四十岁,或五十岁,打了几十年的妄想。你们这个“粗念”,它在肚子里头翻业识。我在这里参“念佛是谁”,那里还在翻,这个叫翻业识。把过去的东西都翻起来。为什么会翻业识?因为你功夫用的时间短,还没有到那个地方。没有到那个地方呢?所以你在这个地方,你在上边用功,它在下边翻业识。我们翻业识时,你们自己好好回想一下,你在上边,参讲话的是谁?讲话的到底是谁?你在这里参的时候,它在它的地方,把过去的一些事情都翻出来了。是不是这个样子呢?一定是这个样子。为什么一定是这个样子呢?这些事情我们经过的。我现在讲思想的问题,我也是修习禅宗出来的人,出家几十年都是搞禅宗的。所以我们既然是搞禅宗的,我们就是讲究思想上的事情。这个思想上的事情,可以说我搞了几十年,都是在思想上搞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27:00)

考功开示

 

    你们各位,今天跟过去不同,为什么跟过去不同呢?今天是你们还包子债。你们天天晚上吃包子,吃了很多包子,今天是要你们还钱的。你们还钱怎么还?不是让你拿钱来还,叫你们拿用功的开悟来还。你们大家想一想,你们在这里打禅七,天天和尚也讲,班首也讲,维那师父、监香师父都来帮助你们大家用功。帮助你们大家用功做什么?就是叫你们克期取证,这七天里要证果的。你们大家要好好认真站好,要把这个功夫提得足足的。因为功夫提得足足的,或者和尚,或者班首师父考的时候,磕着,碰着,马上就开悟。你们切切不要随随便便,这是重要的关头。你们一心要把功夫提得足足的,这是为你们在打一个七的时候,这次就看你们打这个七有没有开悟。如果你在这个七中开悟了,那你一个人就还了大家的钱。如果有很多人开悟,那就更好了。如果有一个人开悟,也可以把那些包子钱还了。

     问题就是你们在这个时候,要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把这个精神提得足足的,在这里好好用功。无论是我或是别的师父考的时候,考在哪个人身上,那你们不能随便开口,开口就要惊天动地。你们想一想,你开口,那个地能不能动?天能不能摇?如果地能动,天能摇,你就开口。如果天不能摇,地不能动,那你切切不要开口。为什么?现在就是生死关口,搞得好就生,搞不好就死。怎么样死呢?如果你乱开口,乱讲话,和尚、班首师父、监香师父在你肩膀上一直打,把你打死。

    大家注意,在这个时候,不是跟你开玩笑的,这是紧要关头。我刚才讲过的,无论那们师父打在你身上,开口能惊天动地,就开口;开口不能惊天动地,就不要随便乱开口。我现在在找,看那一个用功用的好,我就考那个人。不管我考哪一个,你们各位都要把功夫提得足足的。考你的时候,哎呀!磕着,碰着,马上就开悟了。但你不知道我考哪一个,大家注意,认真注意!问“念佛的是谁?”“讲话的是谁?”答不出来,不开口就好了,切记不要乱开口。问:“讲话的是谁?道!”他们两个都不能开口,是不是我们这个大冶洪炉还没有炼好?还没有炼熟?打两次催板,起!打两槌催板,起!早先大冶洪炉还没有熟,现在大家这个洪炉炼熟了。大洪炉炼熟了后,再重新考,但希望大家注意。考:讲话的是谁?不开口,不开口就好了。现在我考了几个,但是我没有一天到晚在禅堂里跟着大家,不知道那个人的功夫用得好,考来考去考不到。考不到的原因,就是我没长眼睛,我的眼睛看不出来,看不出哪个人的功夫用得好,那个用得不好,就是因为这样,才考不出来。班首师父一天到晚跟着大家,知道哪个人用得好,哪个人用得不好,这样呢?还请班首师父一个一个好好地考,认真地考,一定要把他考出来。

 

 

解七

 

      打七已毕,还我旧利。上殿过堂,切莫放逸。一切时中,把持绵密。因缘时到,桶底落地。解!

钝刀 (2009-4-27 09:27:00)
清一:《本焕长老禅堂开示集》是本焕老和尚诸法子将本焕老和尚一生的禅堂开示会集成册,并于2006年10月出版成书。我于2007年9月4日三去顶礼老和尚,并请此书。阅后甚喜,老和尚对参禅的修法及仪规有详解,其中一些禅堂传承规矩已渐失。今年我再阅之学习,并将之打印成电子文档,与大家一起供养此书。如读者感有明显谬误即请指出方便更正,并感谢义净居士将打印稿与原书校对并纠误。2008-6-1

 

  

 

 

 

恭祝本公期颐大庆

 

宗门正法眼,南极老人星。

弘愿邻先圣,深悲泽后昆。

百年松鹤态,一片古佛心。

剌血书经卷,膺劳建祖庭。

弥天开宝座,四海拥禅旌。

砥柱中流激,狂澜未足惊。

和风新气象,平淡旧精神。

桃李三千众,灵山一会盟。

我来参大士,合掌颂南庚。

佛寿光无量,潮音处处闻。

 

 

四祖寺 净慧顶礼敬颂

二00六年六月廿一日

 

 

 

焕老和尚简介

 

恩师本焕上人,俗姓张,名志山,一九O七农历九月廿一出生于湖北新洲张湾村,自幼灵性聪颖,七岁启蒙,后因家贫辍学,做学徒谋生。廿三岁,睹世事多艰,人生苦难,皈依佛门,一九三O年正月十五,上人于新洲沧子铺报恩寺(现移址道观河风景区)依传圣老和尚出家。同年四月初八,在武汉宝通寺依持松老和尚受具足戒,受戒圆满后,去江苏扬州高旻寺亲近来果老和尚七年,作侍者、衣钵、维那等。一九三六年,在河北保定起香,三步一拜朝礼山西天台山文殊菩萨,历时半年。在五台山,住锡碧山寺,刺血书写《普贤菩萨行愿品》、《文殊师利法王子经》等廿一本血经,现仅存《普贤菩萨行愿品》。一九三九年,上人与寿治老和尚一起接广慧老和尚的临济宗法脉,作碧山寺监院三年。一九四二年,上人在五台山西天寺三年:白天诵藏经,夜晚放千台焰口。一九四七年二月,上人为保护华严经字塔(现珍藏在五台山显通寺),展转山西、河北、北京、天津、青岛去上海碧山寺的下院普济寺。一九四八年二月,上人母亲病危,回老家照顾母亲。母亲去世时,以肩燃灯送母。一九四八年十一月,上人守孝圆满,应林苑老和尚邀请,去广东曲江南华寺,亲近虚云老和尚,并接虚云老和尚临济法脉,为临济正宗四十四代传人。一九四九年正月初八,上人被虚云老和尚请为南华寺方丈,直至一九五八年含冤入狱。一九七五出狱。一九八零去广东省仁化县丹霞山别传寺,住持修复别传道场。一九八二年平反昭雪。一九八七年元旦,应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和广东佛协之请,主持修复广州光孝寺;一九九一年,应中佛协会长朴老之请,主持修建深圳弘法寺;一九九二年,筹建武汉新洲报恩寺;一九九四年筹建广东南雄莲开净寺尼众道场;一九九五年筹建湖北黄梅四祖正觉道场;一九九八年筹建南雄大雄禅寺;二OO三年,修建江西百丈禅寺。上人以百岁高龄,身兼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、湖北省佛协名誉会长、深圳政协委员等职。曾游历讲经教化于港、澳、台地区,日本、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新加坡、泰国及欧洲诸国。国内外有数十万信众皈依坐下,接法之徒,已二百三十余人,上人被誉为当代佛门泰斗。

 

 

常凌于弘法寺

 

教演禅七规矩

 

各位班首、维那师父们:

今天是在弘法寺里这个禅堂,演习禅堂打七的规矩。本来前两年已经打过七,这两年没有打。我这些规矩是几十年以前,在高旻寺学习的规矩。几十年以后的今天,就是从我在高旻寺到2003年的今天,你们想想,已经过了七十多年了。这些规矩是祖师们传下来的法定,极其珍贵,我们要好好承传下去。可以说我对这些规矩是很熟的,但是这几十年来,我的岁数大了一点,在记忆力方面差了一些。所以今天,我演习规矩,有不到位的地方,大家一定要补充纠正。

各位首座和尚、西堂师父、各位班首师父,有的规矩比我还熟,尤其我们云居山的两位后堂师父,他们刚刚从禅堂出来,如有什么不到的地方,希望你们各位慢慢来更正。希望你们大家要把这个禅堂的规矩搞得如法次第。因为禅堂规矩都是我们用功办道、了生脱死,成就佛道的指导思想、行为准则。正因为是这样,所以我演习规矩的时候,希望大家注意。要注意什么?注意我的口在讲,我的手还要做。我的口在讲,你们要好好听;我的手还在做,你们还要好好看。如果你不好好听到,好好看到,你就做错了,错了就麻烦了。所以我演习的时候,希望大家注意,要认真好好学习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28:00)

教演行香规矩

 

禅堂有禅堂的一套规矩,禅堂有一般的规矩,也有我们打七的特殊规矩。禅堂的一般规矩大家都知道,打七的规矩,打过七的,都知道;没有打过七的,就不知道。所以,我希望大家看看我演习这个规矩。现在开始行香的规矩,我们行香的时候,走里边的一圈,走外边的一圈。第一圈到第四圈,是一圈一圈地跟着走。当维那师父喊“大家行起来”的时候,“大家走快点”,“大家走快点”,或者我们现在喊“起”字。加香要喊“起”字,打七也要喊“起”字。喊“起”字呢,大家跑的样子又不同。我们现在首先把一般的行香规矩,做给大家看一下,大家看了以后,回头你们到开始行香的时候,知道怎么行。到后边喊“起”字的时候,知道怎么喊,怎么跑,希望大家注意看,摆手时,右手摆七分,左手摆三分,这是开始行香的规矩,就是这样的。维那师父看时间到了,维那师父要在胳膊上打两下,大家要知道是要喊“起”字了,维那师父喊“起”字。喊“起”字跑的时候又不同,不同的是什么呢?这个头还是这样的,手还是这样的,不可摆来摆去。维那师父喊“起”字时,头还是那个样子,人是这个样子,腰是弯的,头还要靠衣领,要这样,要跑小步,不是跑大步的。我今年九十六岁,因为身体的关系,不能多跑。多跑几个圈子,身体受不了。平时跑香是这样的,喊“起”字是这样的。大家要照着做,我演习给你们,是教你们做的。不是我演习我的,你们继续做你们的。平时跑是这么跑,喊“起”字时是这样跑,大家注意。

 

 

教演八种香板的规矩

   

这个香板一共有八种香板,哪八种呢?首先是和尚香板,和尚香板是直的,和尚香板在走路的时候,不是来回摆动的。首座和尚的香板是这样的,横着。西堂香板比首座高一点。后堂比西堂要高一点。堂主更高一点。维那师父是侧的,监香师父的香板更侧一点。手平胸,太低不好看,要住鼻子。巡香的香板手要平口,后边要放在耳朵的地方,但是不要靠住耳朵。拿香板的手稍微的低些,后边稍高些,这叫八种香板。八种香板的拿法不同,但是扛香板跑圈子,扛香板都是一样的。这个香板对着口,行香的时候,香板都要扛在肩上,行香的时候都是一样的。无论西堂、首座、后堂、堂主、维那、巡香、监香都一样,就是巡香不同。巡香是平素坐香要拿香板,打七不拿。在一方面,站下来的时候香板就平着肚脐,肚脐上面。站下来,都要这样拿。八种香板都一样,在行香的时候。

 

 

教演喊“起”字和走圈子规矩

   

现在我们是打七,打七要喊“起”字,喊“起”字时注意,早课香喊四个字,早板香喊四个字,四只香也要喊四个字,六支香要喊三个字,午板香喊六个字,为什么午板香喊六个字呢?因为午板香大家吃得饱饱的,行得好,坐得好。喊这六个“起”字,维那师父喊第一个,和尚喊第二个,首座和尚喊第三个,其他班首按位次喊第四个,维那师父喊最后一个。和尚不在堂班首喊,在维那喊完后,和尚喊,喊“起”字的时候,如果喊四个字,维那师父都喊两个“起”字,头一个和最后一个。第一个、第四个都是维那师父喊,第二个、第三个是班首喊。无论哪一支香,都是维那喊两个“起”字,其他都是按位次喊。晚六支香,也喊六个“起”字,走六个圈子。午板香与晚六支香止静以后,监香师行完三个圈子归位以后,维那师父打三阵叫香,叫香不要打的太快,要慢一点,第一椎叫香,大众一起出草鞋;第二椎叫香,大众一起放腿子;第三椎叫香,大众一起站起来,大家一起站起来要整齐,不能有站有坐,做什么都要规规矩矩。

大家要循规蹈矩,行也一样,坐也一样,站也一样,一切时,一切处,都一样,这就是规矩。在高旻寺,有两个监香,一个打叫香,一个书记监香。如果书记监香在堂,就由书记监香作主。禅堂藏主、知藏、参头,东边有悦众、递炉侍者,这是禅堂两边的执事。如果两个都是书记,就以打叫香的书记作主。如果书记打叫香,清众做监香,还是由书记作主。监香人数多,大家留心看是书记还是清众。维那和监香,从外边进来,维那走西边,监香走东边。到了后面,这个香板是错开的,维那师父这边站,这叫合掌香板。如果出家时间很久,且住过禅堂,什么规矩都知道,叫老参;相反叫初参。现在,维那师父跟监香师父都拿香板,喊“起”字的时候,大家一起喊“起”字跑香。跑香的时候,清众没有拿香板,就走里边一圈、二圈、三圈,扛香板的走外边一点,班首师父在靠外一点。但是有很多居士,他们来参加打七,因为不习惯,跑不动就走外边一点。当维那师父喊大家行起来,大家走快一点。到喊“起”字时,要跑得更快。监香在喊“起”字,香板仍然要拿好,身体弯着,凡是监香师父都要答“起”字当维那师父喊“起”字,声音将落尾时再答。喊早了叫暖气,喊晚了叫冷气。监香师父答“起”字时,香板要拿好,不要歪在肩上。凡是班首师父喊“起”字,要站在上下两班,当维那师父喊最后一个“起”字时,边喊边拿香板指示,叫“起”,这是叫当值师打钳椎。当值师如果在跑四个圈子时,到第三个圈子时就要归位。维那师父喊“起”字,直到当值师拿好了钳椎才落音,前后衔接一定要做好,打的早不行,晚也不行。在行香的时候要把大板锤、小板锤或鱼锤放好,才去跑香。应当打什么锤,就打什么锤。班首师父喊“起”字,是监香师父答“起”,没有拿香板的不要答。

 

 

大众演习

 

监香师的香板,有的扛得很好,有的扛得不太好,扛香板要雄纠纠的样子。手要平口,后面高一点,按规矩来,做什么像什么样子,才如法;不像,就不如法。演习就是叫大家循规蹈矩,全体一致。不一致,行动就乱,思想也会乱。跑的时候,两只手不要甩来甩去的,要夹着不动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28:00)

教演禅堂仪轨

 

两边坐下来,大家全部坐下来。东边在东单坐,西边在西单坐。注意,不准穿堂过。东边不能走西边,西边不能走东边。大家休息一下,我也休息一下,人老了就没用了,所以过去古人讲六十岁以后,就一年不如一年了。这次演习规矩已不如上次。上次还没坐,精神还是好很多,这次的精神越来越差,以后用不着我演了,要请班首师父代替我演了。诸佛以八苦为师,成无上道。(八苦:生苦、老苦、病苦、死苦、爱别离苦、怨憎会苦、求不得苦、五蕴炽盛苦。)你们现在虽然年轻,但也要注意观察老苦。不要在年轻时,只知放逸懈怠,待到老苦逼身时,再后悔就来不及了。要时常以八苦来鞭策自己,精进行道。

 

 

打叫香和卓香板的规矩

 

现在把监香打叫香的时间,讲给大家听一下。老监香都知道,新监香可能还不太清楚。这里一起香,监香要到外面打三阵叫香,然后再回堂行香。维那招呼时间到了,监香再到外面打第四阵叫香。打完第四阵,维那喊大家行起来,行起来之后喊“起”字。

打叫香,都归监香师父来打。无论堂主还是悦众或书记,打叫都一样,凡是起香时都打三阵。维那师父看时间到了,就打第四阵叫香,当值放帘子(打前三阵不放帘子,打第四阵时才放帘子。)维那师喊“行起来”,一时喊“起”字,这些时间都是维那师掌握。

我们弘法寺的这个维那,不是当了一年的维那,当了快二十年维那,从丹霞山一直当到现在。他当维那我表扬过,他当维那不是当了一年,当两年,当三年,他做了十几年,还是当维那。很难得,这不简单,不容易,发心很难得,这是他的长处。

这是打叫香。再一方面,禅堂坐香的时候,中午走六个圈子。走三个圈子的时候,监香要归位。维那打三阵叫香,打第一阵叫香出草鞋;第二阵一起放腿子;第三阵大家一起站起来。这是打警策。

午板香,晚六支香要打三次警策。这是一个规矩。另外一个规矩,维那师父跟监香师父卓香板,从外面回来后,维那走西边,监香走东边。到和尚的维摩龛时,监香走靠和尚那边,维那走外边。这两个香板叫合掌香板,到佛前维那师喊,四香板打起精神。香板一起卓下,先卓一下,再接着连卓几下。

 

 

教演散香规矩

 

散香师交完散香牌后,继续跟随维那师直至香桌对面,看维那用香板或手示意。散香师即至门口三块砖齐线的位置上,向上问讯,散香齐眉,左手不动,右手抹一把,当胸持执,自西上至佛前,篾青向上,三指竖起,站丁字步,净散香插回原处。然后自东边下,站到门前三块砖处,向上问讯后,面向西坐监值位,以免其他的人闯进来,那样就不好了。

 

 

监香师打香板

 

监香时打香板很注意,很注意,不要想,哎吆!我现在有香板,就打报复香板。那是要不得的,切记不能打报复香板。他有昏沉,我们去打,这个是助道因缘。助他不要睡觉,好好用功。为了助人的道,才打他的香板。但是他没有打盹睡觉,打他香板也不好。再一个打香板是为了助道,不要打报复香板,这很紧要。

 

 

喊“起”字的规矩

 

另外加香时,晚六支香和打七时的十支香,那个不是喊多少“起”字,是喊三个“起”字。再一方面,喊“起”字呢,又有不同了。起先维那师在佛前喊“起”(短声),监香跟着答“起”(短声)。到了维摩龛的地方,监香喊“起”,维那答“起”。到了维那位,维那喊“起”,监香师父答“起”,当值打站板。加香的六支香和打七的十支香,是喊三个“起”字。喊“起”字和平常不同,是短声的“起”。佛前维那喊“起”,监香答“起”。到维摩龛那里,是监香喊“起”,维那答“起”。到香几这里,是维那喊“起”,监香答“起”,当值跟打催板。

 

 

监香巡香走圈子

 

这里是这样,我现在演示监香走草鞋的圈子。走草鞋圈子走到这个地方要看一下,监香看到鞋子没放好,香板要这样拿着(苏秦背剑),把鞋子放好。放好后站起来,把香板拿好继续走。你是个班首吗?那个草鞋,只有班首师父、维那师父,那个草鞋是竖起的,清众是平放的,放得齐着这个位置。维那跟监香进门的时候,小净回来进门的时候,监香走这东边,维那走西边,这中合掌香板。如果走反了,便不是合掌香板。大家要注意,监香要靠维摩龛走,维那走外边,这个是走草鞋圈子。走草鞋圈子以后,维那师父根据时间,掌握五十分钟,坐五十分钟的香,或坐一个钟头的香,或坐一个半钟头的香。监香要看那个香,监香巡香都要看那个香走圈子。当时间快到了,走最后一个圈子。巡香、监香走草鞋圈子,就是看那个草鞋放好没有,没放好要替他放好。监香巡香的作用就是打昏沉。因为他在那里打盹睡觉,就不能好好用功。

 

 

打香板的规矩

 

监香或者巡香如果看到他的睡觉,就把他打一下。你们要注意打香板的,只能打肩膀挑担子的地方,不能打到背后头。如果监香打到背后头,就不好了。所以我来做给你们看一下,打香板的都要注意的。再一个维那和监香卓香板,还有拷钳棰要注意。维那师父如果喊,早香板,打起精神来!当值要等香板卓完了,再拷钳棰。如果香板没卓完,不要拷。打要打得恰当,无论打大板也好,打小板也好,打鱼樵都是一样。做什么要做到恰到好处,条理如法,次第分明,那就好了。如果做得不如法次第,动了人家的念头,古人讲:“宁动千江水,不动道人心。”在堂的都是道人,都是在这里修道用功的,都是用功办道的人。所以无论大家做什么,都要如法次第,这就好了,不要动人家的心。好了,我现在当监香走圈子。先头是走草鞋圈子,现的我正式走圈子。走四个圈子时,如走第一个圈子是从东边到西边;第二个圈子是从西边到东边;第三个圈子是从东边到西边;第四个圈子是从西边到东边,这是禅堂的规矩。无论监香师,还是巡香师,打香板要注意,他越低,你越要蹲低打他,千万不要打到背上。打香板要注意,因为你们是要助他们的道。如果跟他们结怨就不好了。监香如看到瞌睡的班首师父,不能打香板,和尚也不能打香板。万一班首瞌睡,要用两个指头轻轻按他的腿。一般班首以下的,都可以打香板。因为班首是跟大家说法的,大家就要尊重他,所以班首如果瞌睡呢,就用两个指头按他们的腿子就行了。另外还有一个规矩,比如于那个人瞌睡太重,打一次香板还是瞌睡,打完第二次香板还是瞌睡,到第三次香板呢,那就不打了,就要卓他下位。佛前有个垫子,叫他佛前跨参,这样来用功,或在佛龛两边站着用功。大家要注意,加香六支香,打七时十支香。如果有昏沉不打香板,加香六支香,打七时十支香,有昏沉就卓香板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28:00)

合掌香板规矩

 

两边看一下,两边要一路走,这个样子,就是合掌香板。如果你在这边走,就不是了。所以监香走这边,维那走那边。合掌香板走圆圈子,不走方圈子。早香板,打起精神来,要打三下催板,打两下是起香、行香的。

 

 

教演吃茶规矩

 

吃茶的规矩,那个杯篮子放到佛前两边来,茶壶放在维那那里在。吃茶要和吃饭一样的(龙含珠),杯子放下时,要齐等一条线,放在一条线上。当维那师父看到了时间卓杯子,茶壶走了三个圈子,杯篮子茶壶就出外。维那师卓杯子,大家收杯子,收杯子都有规矩。放杯子要在一条线上,半边先放,不能出响声,不能响。我做个样子给大家看,要放一条线,收杯子都是规矩,禅堂里处处是规矩。收杯子时脚要丁字型的步。禅堂里处处都要守规矩,要做得如法次第。这样大家就不会动念,如果做得不好,大家就会动念。要知道“宁动千江水,不动道人心。”我希望大家都要如法。禅堂里处处是规矩,处处都要上规矩。所以要严格要求,遵守规矩,大家要注意!

 

 

加香六支香、打七十支香规矩

 

加香六支香,晚上十支香,要跑满天星。不要跟圈子,要跑满天星。我和维那师父把加香六支香和禅七晚十支香,喊“起”字演习一下。你到前面做维那,我来做监香。打香板要雄纠纠的,多威武!这是尚方宝剑,是降魔的。“起!”,你喊呀!喊“起”。“起!”他是维那,我是监香。“起!”“起!”“起!”要打一下。

 

 

结束开示

 

古人讲“岁数不饶人”,我这次演习规矩,比上次演习规矩,可能差了很多,跑也跑不动,站也站不了,要坐下啦!我上次没有坐过。真是如古人讲的一年不如一年,一天不如一天,这没有办法。这怪你为什么要老,老了就没有办法。我今天由开始到现在,把禅堂打七的规矩演习了一遍。老参师父都知道了,还没住过禅堂的要看一下,学习一下,对你们有好处。为什么对你们有好处呢?因为禅堂是出生诸佛的地方,是顿超开悟的地方。过去云居山一天晚上开悟四十八人,皇帝请这位祖师去,第一次请,他不去。第二次请,他又不去。到第三次请,他想请了三次了,再不去就不行了。后来和尚问那个能走多少路?这个讲走六十,那个讲走八十,那个讲走一百。都不行,都不行。突然有个侍者站出来讲:“和尚到,我也到。”那行了,等和尚走掉了,那个侍者站到那个地方就走掉了。你们想一想,要学过去古人用功。那和尚七八十,五六十岁走掉了,那个侍者十几、二十几岁也走掉了。你们想一想,不是老的用功就好,年轻的用功用好了,也一样好。用功用得好,就走掉了。没有用过功,当生死到来时,怎么能走得掉?走不掉!你叫我现在走,走不掉,走不掉的原因,是我没有用好功,怎么走得掉。这个禅堂是顿超生死的地方。是见性成佛的地方。一举一动都是教大家好好修行的。这些规矩则是古人留下来的,古人留下来如此宝贵的东西,我们后代一代一代地好好传下去,所以我九十六岁还跟大家演习规矩,是因为大家想把这些规矩留下来,流传给后代。但是我觉得今天演习的规矩,还是有很多不到的地方,不到的地方,希望班首师父、维那师父把它更正,那就好了。不要一错再错,那就不好了。凡是不对的地方,一定要把它更正,大家能够如法次第,那就好了。所以今天演习规矩,就演习到这个地方。希望大家好好地、永远地把它流传下去,那就好了。今天演习规矩就到这里。

[维那师父带领大众礼谢和尚三拜]

钝刀 (2009-4-27 09:29:00)

禅堂日常仪规示范

 

 禅堂散香巡香日行仪规

 

散香是禅堂日常的坐香时,必不可少的法器之一。散香被禅者喻为转凡成圣的指南针;为打破虚空之无情棒;为佛魔之金刚王宝剑;又为了了生脱死之活人刀,散香的重要性,由此可见。

 

 散香的尺度

 

散香总长五尺三寸,代表善财童子五十三参。头部宽八分,尾端宽六分,用青竹片制成。散香通身共有十个竹节,每一节代表一个法界,即:佛、菩萨、声闻、缘觉等四圣法界,和三善道及三恶道的六凡法界。从下往上数,第四节的地方有一个标记,这是散香师手握的位置,意在区分四圣六凡。

 

 散香的作用

 

禅堂中有句古话:“一支静香,总持无量法门。”散香的作用就是在大众行香时,提醒禅人要提起正念,要时刻关照话头。所以散香在敲击时,每次三下,也就是“参话头”,以此来警策大众。

 

 散香师请散香的规矩

 

散香师出位后,先在佛前问讯,然后由西走到散香处,丁字步站好。然后用右手拇指和中指卡住竹片两边,食指直坚按在散香上,三个指头呈“品”字型,这称作“单传直指”。将散香请下来之后,两手倒一把,转身面东,再用右手握住散香四六分位置,竖持当胸。由西至东绕至门口,双手横持散香,向上问讯。右手抹一把,握在散香尾端约一寸左右,这称作“横遍十方”。转身向西,走在子单外第二块砖上,与大众行香。散香师在持散香行香时,用右手握在距离散香尾端约一寸左右,大拇指竖起,按在散香上,当胸持执,散香直坚,与鼻梁成一条线。敲击时,大拇指放下,以手腕的力量敲击,右臂不动。每次敲击三下,敲散香时,佛堂前后左右及和尚和头一位班首后面,还有钟板下,均不可敲,其余三个角落可以敲。

 

 挂二板时散香的规矩

 

散香师听到当值挂二板一钟,随即原地卓散香。卓散香时,第一下卓下,随即抓住,第二下卓下随它弹跳。卓完以后,散香师如恰好在两边位置,坐在西后角第二个位子上。如在东单位置,则在东后角坐,坐的时候不脱鞋子,称为“草鞋腿子”。从之前,先将散香靠在自己的右边放下,坐好后,双手卡持散香,尾端放在自己的肚脐位置,篾青向上,大头卓地。如不开示,待静坐一会儿,听当值打两下催板,随即起身,放第一个腿子,敲一下;放第二个腿子,再敲一下;起身又敲一下,仍然靠子单两块砖绕行。

 

 打抽解进散香规矩

 

散香师听到打一下抽解鱼子后,假如在东单的位置上,那就直接由东单走到门口。如散香师正走在西单,便原地停住,两手倒一把,右手拿散香面向子单位,逆时针转身,直到门口,而后与当值对面站立卓散香。持散香出堂,到堂前廊下敲三阵,速度应缓慢。等到堂中人出尽,终头阵散香。人回一半,或一半以上的时候,敲第二阵。待出堂小净诸师回堂后,听维那师父招呼,敲第三阵,终尾一下,将散香靠好,随维那小净。回来后复归原处,将散香拿起,听维那招呼敲一阵,煞尾一下,四六分处拿好,跟维那师进堂。散香师由东边进堂,维那师自四边进堂,进堂后,散香师将帘子轻轻推放下。

 

散香师交职规矩

 

散香师与维那进堂后,跟维那后三块砖的距离,直到本位。后维那师甩手招呼下一位散香。当值散香师于是使用散香挑散香牌子至下一位散香师前。离衣两寸半挂好,站在子单外三块砖齐线的位置,对接散香人卓散香。而后横持散香身接散香人问讯,接散香人头还礼,交职仪式即完成。如果散香牌移到禅堂角落第一个位子,散香师则站在对角砖上卓散香,必须对着角落问讯。

 

 散香师交散香规矩

 

散香师交完散香牌后,继续跟维那师走至香桌对面,看维那用香板或用手示意,散香师即至门口三块砖齐线缝的位置上,向上问讯。散香举齐眉,左手不动,右手向后抹一把,当胸持执。自西上至佛前,篾青向上,三指竖起,站丁字步。将散插回原处,然后自东边下,站到门前三块砖处,向上问讯后,面向西坐监值位,以防有人来闯进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29:00)
早斋回堂后请散香规矩

 

早斋回堂后,班首、维那在佛前对面站班,散香师进堂问讯。抄手向前,至佛龛处请散香,横持散香问讯,右手抹一把,当胸持散香,由西绕至佛堂后一块砖,面对维摩龛站定。听悦众打引罄问讯后,当值敲两下大木鱼起香。散香师持散香西敲三下,东敲三下,敲毕,倒一把,四六分拿好。由东行下,将散香放监值位上,上齐格子边,下齐座位边放好,然后散香师归位,脱衣袍。

 

 吃茶时散香师放散香取散香规矩

 

午斋毕,回堂后,散香师请散香、行香,与前面介绍的规矩相同。当值挂两板一钟后,散香师就地卓散香,停至佛龛前,将散香靠在佛前香炉旁。如在东单,则右脚在前,右手在上,左手在下,手可越过佛龛中轴线,但身体不要越过佛龛中轴线。上对狮子头,下齐一条砖缝。如在西单则有变化,左脚上前,左手在上,右手在下,将散香靠香炉放好,身体同样不可越过佛龛中轴线。否则为穿堂而过,此乃禅堂之大忌。散香师出堂取杯篮子,有关吃茶的规矩,我们将在后面介绍。大众吃茶毕,收拾杯子后,散香师至佛前,右手拿散香,当胸竖持,转身绕至佛龛,开始行香,其方法与前面介绍的规矩相同。

 

 散香师请巡散香规矩

 

散香师交完散香,自东边回到门前问讯,坐于监值位上,等候钟板。当值敲三板一钟止静,随后礼佛三拜,出外翻止静牌。回堂后,散香师收蒲团,向东转身关门,又向西转身问讯,随后上至佛龛请香板。请香板时也要站丁字步,空心握香板,将香板拎好,板头齐耳,离耳大约一寸的距离,板柄齐口,而后由东下至门口问讯。

 

 走草鞋圈子散香时规矩

 

走草鞋圈子步伐比平时要快,沿着子单第三块砖,由东至西走一圈。如果有谁的鞋子不如法,便帮其放好鞋子。放鞋子时也要站丁字步,右手放鞋,左手持香板背于背后,这叫作“苏秦背剑”。

 

 散香师巡香规矩

 

草鞋圈子走完,回到门口,退后一步,平持香板,大约十分钟后开始走圈子。巡香时脚步要轻,不能有响动。走至角落时,应稍站立约五六秒钟时间,观察东西单师父打坐的情况,但也不可以时间过长,以免打身边师父的闲岔。

 

 散香师下香板规矩

 

如发现有靠墙趴位,东倒西歪等情况,可以下香板。下香板时,右脚上前,丁字步站好,以右腿膝盖对准对方左膝盖,下香板。下香板时,香板尽量要与对方的肩齐平。要打在对方左肩挑担子的地方,不可打到背后,或其它地方。打完,要拎好香板,必须前行,不要看对方。如遇班首、维那等人昏沉,则不可打香板。应左手背香板,用右手两个指头轻轻按对方腿子,以示对班首师父们的尊敬。如果某一位师父昏沉太重,打过两次香板后依然昏沉,则第三次不打香板,直接到其面前卓香板。卓香板时右手抓住香板约三分之一的位置卓下去,而后将对方鞋子拿出来,请他到佛前跪参。

 

 超手香板的规矩

 

如巡香听到有人打呼噜,则双手横持香板直奔对方位置,打完香板后,再横持香板回归本位,这叫作“超手香板”。在出超手香板时,如果还没有直到一半的时候,对方已经停止打呼噜,便就地返回,以免在静中打大众闲岔。如果已超过一半的路程,则要继续过去下香板,因为这一香板是为他而出的。

 

 养息香时散香行止规矩

 

养息香时,允许散香师在监值位上坐一段时间。如果散香师在坐下来不久,便有人犯堂规,需要下位出香板,上位与下位都必须轻手轻脚,以免打扰他人。一旦中途下来,便不能再坐下来。

当散香师离开静大约还有四到五分钟时间,或者维那招呼,即到佛前上三支香。右手先插第一支,左手插第二支,右手插第三支。插毕,就地退后半步,问讯。而后转身由东而下,拿好香板站立。

开静时间一到,散香师看维那弹指头,招呼悦众敲一椎引罄开静,散香师居中问讯。而后至佛前交巡香板,由东至门口向上问讯,转身开门,挂帘子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30:00)

2003年冬弘法寺禅七开示

 

起七

 

打七不比平常,平常虽然是用功,总有些打闲岔。打七的时候,不上殿,不出坡,专门在禅堂里行行坐坐,坐坐行行,现在就请几位监香师父发心,成就一下大家的道业。生死事大,无常迅速,自心放下,一心不乱,六时不断,把持绵密。因缘时至,鼻孔落地。“起!”

 

 

初七第一天开示

 

禅堂是一个大冶洪炉,大冶洪炉是作什么的?是炼铁炼钢的。禅堂这个大冶洪炉是炼圣炼凡的。今天你们各位在这个大冶洪炉里,就是炼凡炼圣的。你们想想,炼凡炼圣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,是件了不起的大事情。正因为是件了不起的大事情,你们站在这里,要好好的念佛,好好用功。禅堂用功,就是所谓“参禅”。关于参禅,古人讲了很多的公案。这些公案作什么呢?就是因为不明白,不明白怎么找自己,过去古人讲:“父母未生前,如何是我本来面目?”你们大家想一想,你们未生以前,哪个是你本来面目呢?那你们就好好反复地问,父母未生以前,究竟哪一个是我的本来面目?这是一个话头,也有祖师提议“狗子无佛性”。为什么狗子无佛性呢?一切众生都有佛性,为什么狗子无佛性?那你们各位好好想一想,这也是一个疑情。为什么狗子就没有佛性呢?众生各个都有佛性,为什么狗子就没有佛性呢?那你在这个话头上慢慢地、好好地参。过去古人讲了很多公案,很多用来找自己话头的公案。不要讲那么多,现在大家提议参“念佛是谁?”因为这是远公大师提倡念佛法门,后世推崇净土的人多,净土宗很兴旺,念佛的人很多,你们各位想一想,你们念佛的是谁呢?你们这个念佛的究竟是谁呢?念佛的到底是谁?这是一个要参的话头,是找我们自己,我本人也提一个话头,我的这个话头很普通的,什么是我提的话头呢?你们各位想一想,要是念佛的人呢!就讲究佛的事,他要不念佛,那是要找谁的事。他念佛的人可以这样找自己,不念佛的人怎么找呢?所以我现在提个话头就是:我们人人都会讲话,你们各位都会讲话,三岁小孩都会讲话,八十岁的公公都会讲话,我这个老头子,九十多岁还会讲话,鸟兽们也会讲他们自己的话。你们想一想,我们现在讲话,那个讲话的又是谁呢?各位想一想,我们一天到晚在那里讲话,那个讲话的又是谁?这是我本人提的话头。人人都会讲话,既然各个都会讲话,你们想想,那个讲话的究竟是谁呢?你就要好好的找一找。那个讲话的究竟是谁呢?要能够把你这个讲话的是谁找到,那就好了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那个不会讲话?除了哑巴不会讲话,小孩到二三岁即会讲话。你们好好想一下,这个讲话的究竟是谁呢?讲话的到底是谁呢?你们好好想想,这也是个话头。我觉得这个话头比其它话头还实用一点,为什么实用?人人都会讲话,不知道自己讲话的是谁。既然不知道讲话的是谁,那我也希望你们好好在这个“讲话的是谁?”上,好好用心来参究。在这个谁字上越参越参,参究竟是谁?但我们在场的各位,有好多没住过禅堂,也没有参过禅,但参过禅的人,知道怎么参禅,有很多新来的居士,都是初来,你们居士会讲话,讲话的那个究竟是谁呢?讲话的不是嘴巴子,怎么说呢?人一口气不来,这个嘴巴子还在,为什么不会讲话呢?既然不是嘴巴子在讲,那你们想一想,这个讲话的究竟是谁呢?那个讲话的到底是谁呢?这个讲话的东西是什么样的呢?你们想想,各个有嘴巴,我们现在这一口气在,这个嘴巴会讲话,一口气不来,嘴巴子就不会讲话了,为什么?要知道我们这个色壳子是个假的,我们是借这个假的,来修那个真的。我们那个真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呢?这是个方的,还是个圆的?是个长的,还是短的?是红的,还是绿的?各位好好想一想,好好找一找,一定将讲话的这个究竟是什么东西,把他找到,你能把这个东西找到,那就好了。为什么?当你找到讲话的是什么,噢!就是你来讲话。古人讲这叫作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”我为什么提这个话头呢?因为我觉得,古人提这个话头,那个话头,都是来找自己。就是我们人人讲话,不知道是谁,一天到晚在讲话,不知道是谁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人人都会讲话,都不知道这个讲话的究竟是谁?是谁在讲话呢?都不知道这个究竟是谁?那你们好好找到,这个讲话的究竟是谁?这是个话头。我们根据这个话头,来好好找自己,要不断地来找自己,心心找念念,也要找自己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自己好好问问自己,究竟这个讲话的是谁?讲话的是谁?在这个谁字下边就是疑情。在疑情的这个地方呢!我们越找不到越要找,越找不到越要下功夫找。为什么会讲话却不知道,讲话的究竟是哪一个?需要好好用心想一想,好好用心找一找。今天在禅堂里,就是叫我们大家,人人都来找自己。我们能够找到自己,那是见到我们本来面目,就是见到我们的本性、自性。但自性这个东西究竟是个什么样子?你们好好找找。为什么会讲话?为什么不知道是谁在那里讲?究竟这个讲话的什么样的东西?是个谁呢?我希望请各位在禅堂里就是做这桩事情,这叫参禅,我们要好好用心地参。这个禅就是思维修,又可以说是静虑,其它讲法是观自己。我们禅宗要参,要找悟,这个“找”是什么?比如东西掉了,那我一天到晚想呀想,这个东西掉到什么地方呢去了?这个东西掉到什么地方去了呢?反复地想,反复地找啊!在一个地方找到了,哦!原来这个东西在这里。那么我们参禅也是一样,来回反复地参,反复地找,到了找到的时候,哦!就是你,那就好了。这桩事情,你们各位想一想,不是那样简单,那样容易。要简单容易,就没有我们凡夫众生了,都成了圣人了。知道不容易找,我们不找行不行?不行。为什么不行?不行的原因就是我们在生死当中,生了死,死了生,天堂地狱,滚来滚去。在六道里来回滚,滚到现在还是个薄地凡夫。你们想,做一个薄地凡夫,有什么出息?没有出息。要知道过去出了好多高僧大德,就是在这里找。但是这些高僧大德,他们善根深厚,一找就找到了。就拿我们神光二祖来讲,神光二祖本来是很有才华的人。他跟师父出家以后,他的师父叫他去参达摩祖师。达摩祖师问他:“你来做什么?”“我来求法。”达摩祖师说:“你轻心、慢心,焉能求法?”他在冬天又饿又冻,跪在雪地里求法,还说他是轻心、慢心,不能闻法,二祖很惭愧,很难过。于是他发大勇猛精进心,把左臂割下来,递到达摩祖师面前。但是达摩祖师还不理他。冬天里又饿又冻,流的血很多,红雪齐腰。你们大家想一想,又饿又冻,红雪齐腰,他的思想很难受,他说:“我的心不安。”达摩说:“拿心来,我叫他安。”他来回找,找不到,说:“觅心不可得。”达摩说“为汝安心竟。”你们各位想一想,古人求法这样苦心,二祖称为神光二祖,他出生时,家里大放光明。这个人简单不简单?不简单,不容易。为什么?这种人都是有大福德,有大智慧,才会生下来放光,所以他叫神光。我们生下来有没有放光?我没有,我承认我没有。但是你们各位有没有呢?恐怕很少很少喔!很少的原因是什么?神光二祖是像法时期,我们今天到了末法时期。唐朝、宋朝、明朝,那个时代出的高僧很多,到清朝出的就很少了。我们虚云老和尚是清朝的,高旻寺来果老和尚也是清朝的,在清朝出了两位大德。我们现在有没有出呢?没有!没有的这个原因,我自己是个瞎眼睛,看不到哪一位是开过悟的,我不知道,可能会有,但还没有出头露面,所以大家不知道。知道也好,不知道也好,为什么这样讲?他开了悟是他的事情,你没有开悟,还是你的事情,这就是我们所讲的“各人吃饭各人饱,各人生死各人了。”我们每个人的生死,还是要靠我们各人自己去了,别人无法替代。他开的悟与你没有关系,你的生死还是要你自己了,他开悟还是不能代替你。如果说他开悟了能够代替你,哎吆!那佛的神通大得不得了,菩萨的神通大得不得了,如果说这个能够代替,那就没有我们今天这些苦恼众生。所有的佛菩萨都是婆心切切,唯愿我们众生都能赶快离苦得乐,可惜佛菩萨不能代替我们。我们自己造的业,我们自己的生死,还要我们自己去了,谁都帮不了你。你们过后好好想一想,要靠自己才行,不能信赖别人。我们今天在禅堂打七,禅堂就是用功顿超的地方,马上一下明心见性的地方。我们明心见性,见到自己的真性,那我们的这个生死就可以了。但是要得到这样一个好的事实,那就希望大家要“行也禅,坐也禅。”,行住坐卧才能体安然。如果我们不能这样做,我们要想找到自己的本来面目,要想开悟,恐怕永远也做不到。我们既然要想做到,希望大家发起心来,参!

钝刀 (2009-4-27 09:30:00)

初七第二天开示

 

如果要想证悟,那你们各位自己要好好认真地把自己的功夫提起来,一天到晚要好好地,认真地用功。岁数不饶人,我现在九十七岁。我们看社会上九十七岁的人,能这样跑,这样做吗?我看能活到九十七岁的人已不太多。我今天还能跟你们各位大家打打七,打打香板,跟你们各位还有这个缘。如果我没有办法进禅堂来给你们讲讲话,就没有这个缘。所以我刚才讲,你们各位现在正是克期取证的时候,说克期取证,取什么证?你们好好想一想,要在这七天之中开悟,开了悟就取证;开不了悟,你这个证就取不成,到时候再跟你算帐。所以你们大家这个时候,要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要把生死两字贴在眉毛尖上。你们能不能在这七天开悟呢?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所以希望你们站要站到功夫上,不要站在地砖上。你们跑的时候,也要跑到功夫上,那才跑得有意义。如果你跑也是空跑,站也是空站,那你们想一想,有什么意义?这样的话七天,怎么能开悟呢?不是这样的容易,不是这样的简单。所以我总希望你们好好地,认真地,要一切时、一切处,严格要求自己,要把持自己的功夫。我昨天在起七的时候说了八句话,第一句就是生死事大。你们想一想,生死事大,我们一个人,不是今生得到人身,要知道,我们无量劫到今天,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人。生了死,死了生,生生死死,还在这个地方做一个薄地凡夫。即使做一个薄地凡夫,大家能得到人身,能闻到佛法,能够今天在禅堂里坐香,你们想一想,这是不可思议的功德。既然是不可思议的功德,那你们大家想一想,“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待何生度此身。”,你什么时候来度你自己?你们自己想一想,这一个世界,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的世界,在这个非常的世界,我也就希望你们大家想一想,在这个非常的世界做什么?大家在这个地方要开悟,要找自己。这个讲话的是谁?人人都会讲话,你那个讲话的是哪一个。那个讲话的不是你们的嘴巴子,为什么?你们想一想,一个人,一口气不来,那个嘴巴子还在,为什么不讲话?要知道我们这个身体是假的,我们大家今天在这个地方,借这个假的身体来修这个真的。我们没有这个假的,那个真的也修不成。所以我们今天借这个假的修真的。所以我起七的第二句话是无常迅速。你们大家想一想,我们一天一天等无常,很快,很快。不要说是这一天,我们从无量劫到今天,过了多少劫,很快很快,一刹那间,就过去了。所以讲身心安定,你们身心要好好安定下来,才能把自己这一念的功夫,好好地把它提起来。提起来干什么?提起来用功,提起来好好找,我们讲话的是谁?你们自己想一想,今天你们在这个地方,跑完坐,坐完跑,坐来做什么?跑来做什么?天天跑了坐,就是为了找自己,要找到这个讲话的是谁。你们一天到晚会讲话,你们一天到晚反复地问一问,这个讲话的究竟是谁呢?你们好好想一想,我在这里讲,你们大家好好回想一下,这个讲话的究竟是谁呢?这个不是件容易的事,就是不容易。要把这个讲话的找到,是不简单,越是不简单的事,大家越要有志向,一天到晚地克期取证,现在正是你们大家克期取证的时间。你们想一想,平常你们一天到晚睡大觉,我现在每天夜里搞到十一、二点,早晨四点钟就起来念经,一天搞十多个、二十个钟头,为什么?我也要找自己,要明心见性,找到自己讲话的是谁。你们各位好好去想一想,要这个样子去用功。所以要把这个生死贴在眉毛尖上,一天到晚为了自己的生死大事。古人真是把这个生死贴在眉毛尖上,所以得道了生死的人很多,现在末法时期的人很不容易办到,如果容易,我们各位都了生死了。因为就是不容易办到的东西,才不容易做到,要我们好好认真地做。你们大家要想把这件事情办成功,那你们就要自己好好回想一下,要怎么把它办好。要千方百计地想,为什么会讲话?讲话的究竟是谁呢?认真地找自己。大家能够认真找到自己,那你才有办法。再一个我讲给你们听,你们找自己,来回反复地找,讲话的究竟是谁呢?在这个“谁”字下边,一个“谁”字不明白,不明白再问,究竟是谁呢?我是这么跟你们讲,但是在你参的时候,在你思想里,一句一句地参究,在这个不明白处,来回反复地追!追!追!越追越不明白,越不明白就越追!你们大家想一想,自己要认真地考虑,认真地想一想,你们得到人身不容易。今天能够得到,今天如果得不到,什么时候再来找自己?你们想一想,我们这一口气不来,到哪里去呢?你们有没有把握?如果没有把握,这个生死大事怎么办?所以这个时候正是你们大家好好办道的时间,个人生死还要自己去了。我本人和各位班首师父、维那师父、监香师父,都是来帮助大家的。帮你做什么?帮你好好把自己的本来面目找到,把你讲话的是谁找到。这样才对得起和尚和各位班首师父、维那师父、监香师父。你们再想一想,你们在这里吃和用,都是大家的血汗,都是大家赚的钱,拿给你们利用。你们想一想,你们各位自己好好想一想,如果你们这个时候不好好用功,随随便便混光阴,那你们太可惜!太可惜!所以我再三希望你们在这个时候,一定要认真用功,要念念不断地用功,心心相续地用功,这才对得起他们的供养。另外一个,今天有位居士笑,他笑的原因是什么?他看到一个金毛狮子,他就笑。这也是个公案,过去就有的。过去有个出家人,他坐那个地方笑,班首师父问他为什么笑?他说有个金毛狮子坐在我腿子上,好看得不得了,所以我就笑。班首师父说那好呀!看到金毛狮子是很难得的事情,你能不能把它捉到呢?他问怎么捉?班首师父说你在袖筒里放一个锥子。这个锥子就是过去女人纳鞋子的锥子。如果金毛狮子来时,他把那个锥子一下把它锥到。那个出家人听到班首师父这样讲,好了,他就照这个办法去做,袖筒里放了一个锥子,打坐的时候,那个金毛狮子来啦!他看到金毛狮子来了,他就一下子把锥子锥过去,这个金毛狮子没锥到,把大腿锥了一个大洞。你们想一想,那个师父以后再也看不到金毛狮子。为什么?要知道金毛狮子就是你们思想的作用。你思想它是个金毛狮子,它就是个金毛狮子。你思想前面来了个阿弥陀佛,他就是阿弥陀佛。你想什么,它就变什么,一切唯心造,这是我们思想上的妄想变的。所以我提醒你们各位,在这里用功的时候,什么也不要,不但金毛镊子不要,就是阿弥陀佛来了,释迦牟尼佛来了,观世音菩萨来了,都不要。所以我们参禅的人要佛来佛斩,魔来魔斩。为什么都要斩得光光的,那才好呢?如果你看得见,那就麻烦了,那就被魔转过去了。所以希望大家用功的时候,一定要好好地,认真地。我这个讲话的是谁?其它的什么东西都不要。佛也好,魔也好,金毛狮子也好,都不要。什么都是假的,都是你妄想的作用。那是个坏事情,不是好事情。就是因为是坏事情,所以希望大家赶快把它甩掉,把自己的正念的功夫提起来,那个才对,那个才好。所以我总希望各位,打七的时间很快很快,光阴似箭。就是因为光阴似箭,大家才要在这个短暂的时间,要一心一意地把自己的功夫用好。行要行在功夫上,坐要坐在功夫上,穿衣吃饭,屙屎放尿,都要在功夫上,像这样用功才好。如果没有功夫,跑来跑去,坐来坐去,要还包子钱噢!到时候要还包子钱,那可就惨啦!如果到时候你不想还包子钱,那怎么办?那你就要好好用功,不辜负善信们的供养。你们好好想一想,讲来讲去,我总希望各位无论是行也好,坐也好,屙屎放尿也好,一切处都要在功夫上才好,如果没有功夫,跑来跑去,坐来坐去,那个太可惜了。讲来讲去,都是希望各位好好地“参”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30:00)

初七第三天开示

 

 

光阴似箭,我们打七,今天是第三个晚上,再过几天这个七都快结束了。各位在这里用功,有的人向我反应,坐下来在这里用功,妄想太多。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,这是没办法,一定会有的。为什么这样讲?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们一个人生下来,自从懂事后,妄想就越来越多。我们在这里的这些人,起码都有二十多岁、三十多岁或四十多岁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你活了多少岁,就打了多少年的妄想,你活了三十岁,就打了三十年的妄想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在没有用功之前,没想到什么是妄想,今天叫大家用功,我自己讲话的是谁?这个时候,你就觉得这个事跑出来,那件事跑出来,这并不奇怪,是很自然的。如果你不是生下来就用功,就算你是生下来就用功,这个妄想还是有的。为什么这样讲?因为妄想这个东西,我们从无量劫到今天以来,都在那里打妄想。要知道我们今天一切成就,都是由妄想所造成的,连我们这个色壳子,这个身体也都是由妄想所造成的。既然是这样一个厉害的东西,你想叫它不打妄想,很不简单,很不容易。不容易的原因,就是我们打妄想的时间太长啦!你说你现在要想用功,叫它不打妄想,做不到,做不到。不要说你们初用功的人做不到,就是用了多少年功夫的人,这个妄想只是少一点,说是完全没有妄想,很不容易,很不简单。所以古人讲:“不除妄想,不求真。”妄想不要去除,我们去除妄想是错误的。为什么讲除妄想是错误的呢?我们大家一个人,就是一个思想;我们一个人,就是一个心。因为一个心,一个思想,一天到晚妄想太多,除妄想,除妄想,那就是错误的。所以我以前讲过,有的人说把这个妄想压起来,这对我们参禅的人来讲,把妄想压起来,等于用石头把草压起来一样。从石头表面上,大家看不到草,但是仍是要知道,被石头压在下面的草,照样在长。你把石头搬掉了,那妄想不就又现出来了吗?所以禅堂用功的人,要斩草除根,要把妄想的根子除掉,那就不会再打妄想了。如果这个根子除不掉,不知道什么时候,它还是要打妄想。所以我经常打个比喻,我们这个妄想现在有十分,但你今天用功,明天用功,天天用功,有了一分功夫,妄想就成九分。再用功,功夫有二分的时候,那个妄想就成了八分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那你的功夫越多,妄想就越少,这是实实在在的。你们想把妄想一下子不要了,做不到。我们初用功的人,现在是粗心用功。要知道我们打妄想这个念头是细念,为什么是细念呢?因为它是熟透了的。你叫它不打,它还是要打。你们想一想,你叫它不打妄想,做得到吗?做不到,都做不到。做不到的原因是已经打了几十年的妄想,你叫它不打,它也会打。因为我们大家现在用功的时间太少,你们用功越多,妄想就越少。因为什么?因为只有一个心,一个念。如果你全部都是功夫,那就没有妄想了。你们想一想,如果全部都是功夫,就没有妄想了。很不简单,很不容易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你们自己在找讲话的是谁?讲话的究竟是谁?讲话的到底是谁?你在这里找“讲话的这个人”,你在这里还没有问到一句,它那里就已经翻了好几句。原因是什么?它已经熟透了。所以我希望大家,对妄想不要去压它,由它去,也就是说随它去。它打它的妄想,你用你的功。你的功夫越得力,妄想就越少。我刚才讲了嘛!功夫多了一分,妄想就少了一分;你的功夫多了二分,妄想就少了二分。我们要念念都是功夫,那妄想就没有了。是不是能做得到念念都是功夫?我们要反复检点自己,不断努力。再一方面,我叫大家找自己,找讲话的这个人,你在这儿讲话的人是谁?我讲它是个粗念。妄想是细念,因为它已经熟透了。我们现在参讲话的这个念头,它是生透了。我刚才讲,我们用功的这个念头是粗心,打妄想这个念头打熟了,就是细心。打妄想已经成为细心,你想这个粗心在上面,这个细心在下边,能不打妄想吗?你们各位想一想,能不能做得到?我才讲做不到,既然做不到,那就让妄想随它去,不要管它。你只管用你的功,尽管好好地用功。我们凡夫的妄想心很不得了,心心打妄想,念念打妄想,如果你把打妄想的这个思想翻过来,就成为我们用功的这个思想,心心也找,念念也找。禅宗找“讲话的是谁”的这个思想,不是简单地说“讲话的是谁”,“究竟讲话的是谁”这仅仅是一句话,这不是功夫,你不要搞错。你以为说说念佛的究竟是谁,这就是功夫,其实这不是功夫。这是用一句话来发起疑情,我们要拿这句话来起疑情。怎么叫疑情呢?你们大家想一想,为什么天天讲话?你们讲话是用这个嘴巴来讲话,那我问你,一口气不来后,这个嘴巴还会不会讲话,不会了。要知道这个身体是假的,我们今天大家用功,是借这个假的来找我们这个真的,所谓“借假修真”。什么是真的呢?就是我们不生不灭的这个东西才是真的。因为我们有生,就有灭,能够把我们讲话的这个人找出来,他就是真的。你们想一想,真的这个东西,它究竟是红的?还是绿的?是长的?还是短的?是方的?还是圆的?你们都不知道,到了你真正把它找到的时候,哦!就是你!你才是讲话的那个人。你现在还没有找到,不知道哪一个是那个讲话的。我方才讲,那个讲话的不是你的口啊!为什么不是口?如果你一口气不来,口虽在,口却不会讲话了。那个口烂掉,臭掉了,讲话的这个东西,就是我们这个真的东西,却是常在不灭。有这个东西在,我们就能找到这个讲话的东西。哦!我们都开悟了。再一方面,找这个东西的时候,不仅仅是讲一句话,我们问下去,讲话的是谁?不知道,但是不知道是谁的地方,再问下去,讲话的究竟是谁?讲话的到底是谁?一句一句地问,越问越不明白,越不明白越问。这个东西不是个随随便便的东西,真真的起疑情,我们用功就会发现,那我站在这个地方,不是站在砖上;讲话就不是讲的这个。如果我们的功夫真正得力,可以忘身忘心,也可以忘世界,什么都可以忘。你们好好找,真正找到我们用功的这个心,这就是起疑情,古人讲:疑成一团,打成一片。如果我们的疑情真能疑成一团,打成一片,到那个时候就可以桶底脱落。但是要想疑成一团,打成一片,这样的功夫也不是一天两天所能达到的。上次我讲个故事,那个悟达国师,当了十世高僧,念头都不动一点。他最后一个念头,一欢喜,一高兴,这个功夫就没有了,就失掉了。结果就被一个冤家把他抓到了。你们想一想,十世高僧,念头都不动一点,那个冤家要找他都找不到,没办法找到。当他念头动一下,没有功夫了,冤家就找到他了,你们想一想,我们要真正了生脱死,把功夫用好,是不简单,不容易的。便是不容易的事情都是我们自己做成的,不但是我们自己做成的,佛都是我们成的,我们都是未来的佛。我们现在用功,这个用功还是很小很小的一点事,我们成佛才是大事情。当然成佛也不是一天两天,空口说说,就能成佛的。要经过无量阿僧祇劫,去利益众生,教化众生,成就众生,培育自己的福德,庄严自己的国土,到福足慧足的时候,就成佛了。所以我们各位现在都是在因地中,我们在因地中,都不知道现在讲话的是谁。因为不知道自己讲话的是谁,禅堂就是教大家来找我们自己讲话的是谁?讲话的究竟是谁?要想找到这个东西,大家就一定要下苦心,要下决心,要有坚定的志向,非把它找到不可。几时找不到,几时不算数;几时找到,我们才算数。那要想真正找到,你们各位想真正找到自己讲话的这个人,那就希望你们各位,行的时候用功,坐的时候也要用功,屙屎放尿,一切时,一切处,都要用功。我们不这样用功,是做不到的啊!所以古人有个禅和子,有人问他,静中有没有功夫?他说有功夫;问动中有没有功夫?他说有功夫;问在睡梦中有没有功夫?哦,没功夫了。你们想一想,我们用功的人,在静中要把持功夫,在动中,在睡梦中,还要把持功夫。所以古人讲:静中有十分功夫,动中才有一分的功夫;动中有十分的功夫,睡梦中才有一分的功夫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你们各位在静中有没有功夫?静中十分的功夫,动中才有一分的功夫;动中有十分的功夫,睡梦中也才有一分的功夫,所以这桩事情要讲起来这样难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哎呀!用功这样的难,哎呀!那随它去吧!那是错误的。为什么?人家为什么能用功用好了?人家为什么能成佛?你们各位大家都是未来的佛,为什么不向人空好好学习呢?我希望各位向成佛的人好好学习。人家可以用功用得好,人家可以成佛,我们将来也可以成佛。如果要想成佛,那就要好好认真用功,发起心来“参”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31:00)

初七第四天开示

 

 

大家天天起跑,在这里坐,为什么?就是为了找我们天天讲话的是谁?讲话的这个人不知道是谁?你们想一想,跑呀!坐呀!在这里用功,就是在找我们这个讲话的是谁?你们找来找去,找了好几天,我们在这七天里要取证,取证作什么?要证果,就是你们开了悟,了生脱死,明心见性,这个很重要不是跑一跑,坐一坐,就没事喽!现在我希望你们各位,站在这个地方,不要站在地板上,站要站在你们找自己的这个地方。如果站在地板上没用,所以让你们行也要找自己,坐也要找自己,行住坐卧,屙屎放尿,都要找自己,就是今天在这里听我讲话,仍然要找自己,要我们找自己。你们想一想,我昨天讲,我们用功的人要不除妄想,还要不求那个真。那你们想一想,为什么不除妄想?不要去求那个真呢?那我们用功什么呢?用功就是为了求真,我要跟你们讲不除妄想,我们用功是真除妄想;不求真,我们那个真,不是我们求得来的,我们那个真是自然的,到了时候,自自然然就现成的,如果我们有心去除妄想,那就头上安头了。因为你有心去除妄想,越除就越多,为什么?你有心去除妄想,你想除这个妄想,这本身也是妄想。所以我说:我们用功的人,在用功的时候,不要想除这个妄想,要知道这个妄想不是随便除的,是我们功夫到了家,它自自然然地。我昨天讲:我们有一分功夫,这个妄想它自自然然地就少了一分;有了两分功夫,这个妄想又少了两分。所以功夫越多,那个妄想就越少,所以越是这样,我们就不要有心去除妄想。我们不求真,才是真的真。如果你们有心求这个真,那是假的。再一方面,你有心求这个真,你这个心也成了妄想。你们大家好好想一想,我们用功的人,要不是故意除妄想,方是真除妄想。我们不求那个真,将来得到的方是真的真,不是口说的这个真,也不是形容的这个真;那个真是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的。所以要是得到这个真,你们各位要好好想一想,不要说是我们出家人才这样做,居士同样要这样做。我们开悟,不是说出家人方可以开悟,在家人,就不可以开悟,错误的!错误的!你也是一个人,他居士也是一个人,既然都是人,不论男的也好,女的也好,老的也好,少的也好,都会开悟。开悟的原因不是在乎男女老少和迟早的问题,就是我们这个人的功夫,有没有用到的关系,我们真正的功夫用到了,哦!他就开悟了。如果居士的功夫用到了,也同样可以开悟,为什么?我们这个色壳子有男的,有女的,但是我们的真如自性,是没有男,也没有女的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观世音菩萨现女相,为什么要现女相?她这个真如自性是女的吗?不是,我们真如自性没有男女之别,男女之别就是我们业障的分别不同。我们有了这个业障,变女的;有了这个业障,变男的。各人与各人的业障不同,各人与各人的因缘不同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你们今天在座的各位,我看居士占多数,但居士占多数呢,不能说:他们和尚开悟,我们不能开悟。你们居士用功同样能开悟,不是说和尚用功开悟,居士用功就不能开悟,那是错误的。我也希望你们这些居士不要存这样的想法,他们也是人,我们也是人,我们的真如自性都是一样的,没有两样。这个形像有男女,我们真如自性没有男女。你们看观音菩萨有三十二应身,需要现佛身,她现个佛身;需要现菩萨身,她现个菩萨身;需要现男身,好就现个男身;需要现将军身,她就现个将军身。他为什么要这样?她是随顺众生所需要,众生要一个菩萨身来度他,哎,她就现个菩萨身来度他;如果你需要女众来度你,观世音菩萨就现个女众来度你。所以菩萨教化众生,是随顺众生而现,随顺众生的什么思想,什么需求,她就变化一个来教化你。所以无论男的也好,女的也好,居士也好,都可以开悟,不是说男的可以开悟,女的不可以开悟,错误的,错误的。所以我希望你们女众,一定要有大的志向。不要说男的可以开悟,可以成佛,女的也可以开悟,女的将来到了时间也可以成佛。但是女身不可以成佛。女身要想成佛,还要变个男身方可以成佛,为什么这样讲呢?观世音菩萨跟前有个龙女,这个龙女她到释迦牟尼佛面前说:她要到他方世界去成佛,舍利弗说:“你是个女众,怎么可以去成佛呢?”龙女马上就变个男身,马上就到他方世界去成佛了。佛就放一道光,整个法会的大众,全部都看到龙女成佛。你们不要轻慢你们女众,你们想一想,观世音菩萨现女身,就是为了你们女众。哎呀!过去旧社会的三从四德,被压迫得不得了,观世音菩萨觉得女众太苦,所以观世音菩萨现个女身,你们不要以为我也是女身,我们修行也可以成为菩萨,如果你们好好修行,好好用功,你们也可以成为菩萨,不但可以成菩萨,将来还可以成佛。那你们居士不能开悟吗?能开悟,一样的开悟。我再给我们讲一个居士,过去有个庞居士,庞居士家财万贯,家产多得不得了,如果有没钱的人,到他那里,他就给你,什么人问他要钱,他都给你。有一次,有一个进京赶考的年轻秀才,走了多少天,连盘缠钱都没有了。到他家里去,对庞居士讲:“我进京赶考,没有钱了。”庞居士就很痛快给他拿钱。拿到钱以后又说:“我走了好多天,走累了,能不能借个牲口驮我去呢?”庞居士说:“可以,可以。”马上就给了个牲口,让这个年轻的秀才骑着去。那个牲口把他送了几百里以后,那个牲口就开口讲话,那个牲口讲:“我差你的钱,到了这个地方就还完了,还完了,我就不再送你了。”那人年轻人讲:“你把我送到这个地方,你就不送了,我怎么办呢?我又不能走,你能不能把我背回去呢?”那个牲口讲话,可以背回去。牲口就把年轻秀才背回去,那个秀才拿出庞居士给他的钱,全部还给庞居士,庞居士问他做什么?秀才说:“我不敢要这个钱,不敢要这个钱,为什么不敢要?因为那个送我的牲口讲话,他送我几百里后告诉我,它差我这么多钱,送到这里已经还完了,再不要送,不要送怎么办呢?能不能把我送回去呢?那个牲口说可以。因为那个牲口说它是还债的,我现在要了你的钱,不是将来也要变牲口来还债吗?”哎哟!庞居士听了以后,他把家里的骡马全部放掉,再一方面,他把家里那些金银财宝,装到船上,全部沉到大海里去了。为什么沉到大海里去?大海没有人来还债,大海不是人,就不用来还债了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庞居士把家里钱财散尽,没钱生活。他的二子跑去种地,他的老婆女儿织布纺线,来维持生活,过去讲说:难!难!难!三担麻油树上摊,你们想,三担麻油摊在树上,多不容易。他老婆说:“易!易!易!百草头上祖师意。”那草上头都是祖师意。他女儿说:“也不难,也不易,饥来吃饭,困也眠。”你们想一想,他们有这样的本事,都是在家人噢!所以我一直在讲,在家人都是了不起。最后有一天,他的二子在种地,庞居士让他女儿去看看外面的日头有多高,他女儿很调皮,调皮什么呢?她说:“哎呀!今天真奇怪,今天有两个日头。”庞居士一听,奇怪有两个日头,他就跑到外面看一看。他女儿就坐到父亲的位置上走掉了,庞居士看女儿走掉了,他没办法,只好坐在这边也走掉了。庞婆在厨房煮饭,一看老头子走掉了,女儿也走掉了,还煮什么饭,她把铲子一甩,她也走掉了。他儿子在外面锄地,有人对他讲,还锄什么地哟!你老爸,你老母,你妹妹都走掉了,他儿子一听,他把锄头一甩,也走掉了。你们想一想,人家都是在家居土,有这么大的本事,说来就来,说去就去。我们现在的人,有没有这个本事?没有呀!连我都没有呀!我想走还走不掉,你们大家走掉走不掉?再一方面,我讲这个公案你们很多居士在这里用功,你们不要说,他们和尚用功,我们在家人不能用功,那是错误的。凡是每个人类众生,都能用功,都能开悟,都能了生死,都能作菩萨,都能成佛。我们成佛,人类众生都能成佛,不是其它众生成佛。所以希望各位大家都要用功,用功是为什么?就是为了了生脱死,将来要行菩萨道,利益众生,教化众生,成就众生,救度一切众生,为了将来要成佛。你用功做什么?用功就是为了做这个。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死大事。这个生死大事是:“个人生死个人了,个人吃饭个人饱。个人的生死,还是要我们个人了。那个释迦牟尼佛再慈悲,观世音菩萨再慈悲,没有办法代替我们了,所以我们自己的生死,还是我们自己去了,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代替我们。所以今天大家在这里用功,是叫你要了生死,要明心见性,所以大家要下苦心,不能刻苦修行,不能行也禅,坐也禅,怎么能够开悟呢?所以我们要想开悟,希望大家一定要行也禅,坐也禅,行住坐卧,才会体安然。不能行也禅,坐也禅,你们想一想,要想用好功,是不简单,不容易的。我们听到人家开悟,我们自己能不能开悟,开不了。人家说来就来,说去就去,我们能不能?不能。不能怎么办?既然不能,既然没有用好功夫,不能来去自如,那就希望大家在这个时候,正是我们用功的时间,找我们讲话的是谁?你们能够认真地把我们这个讲话的是谁能够找到了,你就开悟了。所以我昨天讲那个出家人,问他静中有没有功夫?有功夫;动中有没有功夫?有功夫;睡梦中有没有功夫?唉!答不出来。所以这个出家人一天到晚就睡觉!睡觉!睡了三年,以后枕头掉在地上,开悟了。所以我们坐在那里用功,站在那里用功,睡在那里,还要用功!还要开悟!我们能够一天到晚的这样用功,那我们就一定会开悟!各位大家想一想,你们是不是想要开悟?如果想要开悟,那就希望你们好好发起心来,认真地参!

钝刀 (2009-4-27 09:31:00)

初七第五天开示

 

我经常讲要一切时,一切处,都要在功夫上,穿衣吃饭,屙屎放尿,都要在功夫上。我们只有这样用功,方能把功夫用得上,方能把功夫用得好。如果跑的时候没有功夫,跑白跑了。如果你们穿衣是穿衣,吃饭是吃饭,要把这个功夫用好,很不容易,很不简单。所以我们各位穿衣吃饭,要在功夫上;要大家跑,要跑在功夫上,站要站在功夫上,一切处都在功夫上,这个方叫用功。如果你们跑的时候也没有功夫,站也站不到功夫上,只有坐着方叫用功,那个差太远了。我们用功的高旻寺来果老和尚,他说他住了那么多年,不知道大殿里供的是什么佛像。为什么?你们自己好好试一试看,你们真正地把持功夫上看一看,叫你睁开眼睛,你都不想了。为什么?睁开眼睛功夫就跑掉了,我们真正用功的人,真是眼观鼻,鼻观心,口观心,一心一意把持功夫,不让这个功夫走失掉。我这里讲,人们大家试试看,不能这样地用功,我们怎么叫用功,怎么说得上用功,怎么算得上用功。如果不是这样,就算不上叫真正地用功。我们真正地用功,要好好地,时时刻刻地把持我们当下一念。我昨天前天也讲了,我们这一念,不是讲话的是谁,讲话的到底是谁,这个不是功夫,那是叫你提起这句话,在那个谁字上起疑情,我们起疑情才算是功夫。如果没有疑情呢?那就和念佛是谁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一样。但是念阿弥陀佛,还有念阿弥陀佛,还有念阿弥陀佛这个功德,你假如只有讲话,讲话,不念佛,就没有功德。当然我们现在是这样,在禅堂要一心一意地找自己,找自己一天到晚会讲话,但不知道一天到晚会讲话的是谁。你们好好想一想,我在这里讲,你们好好回想一下,坐下来没有功夫,跑跑站站有没有功夫?你们自己扪心自问,看你自己在这个地方,在跑的时候,跑到功夫上没有?所以我经常讲,大家要心心有功夫,要念念有功夫,这个样子,我们才是真正的在用功。再一方面,我们现在没有用过功的人,现在是粗念,为什么叫作粗念呢?你没有用功,你现在提这个念头都是粗念。因为这个粗念是指我们用功的时间很粗,很少。再一方面,你们活了三十岁,或五十岁,打了几十年的妄想,你们这个粗念,他在肚子里翻业识,我在这里参念佛是谁,那里还在翻,这个叫翻业识。把过去的东西都起来,为什么会翻业识?因为你功夫用的时间还没有到那个地方,没有到那个地方呢?所以你在这个地方,你在上边用功,它在下边翻业识。我们翻业识你们自己好好回想一下,你在上边参讲话的是谁,讲话到底是谁?你在这里参的时候,你其它的地方过去的一些事情都翻出来,是不是这个样子?一定是这个样子,为什么一定是这个样子呢?这些事情我们都是经过的。我现在讲思想的问题,我也是修习禅宗出来的人,出家几十年都是搞禅宗的。所以我们既然是搞禅宗,我们就讲究思想上的事情。这个思想上的事情可以说我搞了几十年,都是在思想上搞。所以你们现在思想的好坏,粗还是细,我都是经过的。我如果不经过怎么叫用功?以前在高旻寺住了六七年,从高旻寺出来后,依然还是搞禅宗,都讲禅宗的话,都还是用功。想想所以我的讲话都是老老实实。我用功怎么样,经过什么情况,所以就知道你们的思想怎么样,经过些什么情况,应当经过什么情况。我们参的时候都是粗心粗念来参,但我们用久了以后,就不是粗心了,那就成了细心。氢我们粗心的时候慢慢参!参!参到细心。我讲给大家听,这个细心不是随随便便马上就能成为细心,如果随随便便成为细心,那就错了。为什么就错了呢?因为细心不是你有心去细,要在功夫用到以后,慢慢地,慢慢地,自自然然地细,那方能细。如果你现在这个粗心粗得不得了,你非要它细,那就出毛病了。所以我们用功的时候,用时间长了,用时间多了,这个念头就会细。今天参,明天参,天天参,参了多少年,那个念头就会细了。所以你们要细的时候,切切要注意,不是有心去细,要用功夫自自然然地,慢慢地,到了时候,它就会细,这是一定地功夫,一定要走这条路。初用功参禅的都是粗心,现在是粗的,因为你用功在上面参念佛是谁,讲话的是谁,它在下面就翻业识。因为两个一个在上头,一个在下头,两个还没有得统一。所以我就讲,我们一个人就一个心,既然是一个心呢,也就是一个念。既然是一个念,为什么有粗念和细念呢?这个粗心就是初用功的粗心,如果你用了多少年的功夫,天天用功,那个心呢,就会慢慢细下来,所以我讲这个细心,不是存心去细,要在功夫上慢慢地细,那要细到什么程度呢?那你自己知道到时候,你就会知道细到什么程度,所以古人啊,我讲一个故事,过去,四祖他到南京去,看到南京那个地方气色不同,他就认为那个地方一定有什么高人,他于是到那个地方一看,噢,原来有一个茅棚,一定有人在那里用功,他到那里去的时候,茅棚那里有一只老虎,因为四祖见到老虎,他就大惊了一下,那个地方住了一个出家人,叫作懒融禅师,他看四祖来了,见了老虎惊一下,他说:“你还有这一个?”“噢!”四祖说:“好了,我有这一个。”四祖马上到他的茅棚里去,在他的法座上写一个佛字,四祖说:“请坐。”懒融禅师不敢坐。“噢,你也有这个。”所以,人人都有这个,但有了这一个呢,他们两个人在夜里谈谈谈,谈到深夜,懒融禅师找睡觉的地方,因为四祖是个客人,他就把床让给四祖睡,四祖在床上睡,他就坐在地上,他在地上,他身上的虱子多得不得了,咬得不得了,“哎哟!”他把那个虱子抓起来往地下一摔。他早上起来对讲四祖:“哼!什么四祖,四祖,一个晚上打呼噜,打大家闲岔。”四祖对他讲:“哼!我打了你的闲岔,你把身上的虱子摔在地上,把虱子的腿摔断了,虱子叫呖叫呖,打我的闲岔。”于是懒融禅师便在地上找那个虱子,找到了看,果然断了一条腿,你们想一想,人家四祖睡觉可以听到虱子叫,你想想,虱子腿摔断会不会叫,会叫的呀!不光虱子腿摔断会叫,任何动物腿摔断都会叫,是不是啊?只不过有的叫声我们听不到,我们听不到的原因,就是我们现在粗心粗气,四祖那些人睡着觉,还能听到虱子在叫,你想想人家的细心,细到什么程度。人家古人用功用到这个地方,能听到这么小的声音,是他用功用的好了,心已经细了,方会听到虱子叫。他能做得到,我们大家做得到做不到?我想如果大家真正地用功,一定可以做得到,不但要将虱子叫听得到,就是成佛,我们将来都要成的,是不是?我们每一个都是未来的佛,既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未来的佛,这个虱子叫这样小的事情,为什么做不到?都能做得到,我在这里讲,讲我们每个人的思想都要细,但这个细不是我们有心要细,要从功夫上一点一点地做到,自自然然的细,这个放不会出毛病。如果我们有心去细,本来你现在气都很粗,我们作个比喻,如果气是十分地,你们把它压到两三分,变得受不了,不行的,那就要出毛病,这个细呢,就要慢慢慢慢自自然然地细,大家用功的都有这一套,因为这是我们用功的事实经过,你们将来慢慢用功用得好了,就会知道那个本焕讲得不错,所以我们希望各位要用功,我们现在是粗心,我们由粗心一直慢慢地用功,用到慢慢地成为细心,细心以后慢慢地越细越好,我们是功夫上细,不是在气上细,这可就是功夫,所以要用在功夫上方对。所以我讲来讲去,现在正是我们用功了生死的时候,为什么要这样讲呢?我们用功的人,本来是心心念念有不同的情况。本来各位在这个时候是请开示的,到了什么时候,出现什么情况,都要请问和尚,或请问班首师父开导你。那现在你们没有哪个请开示,那我也不知道你们功夫用得好坏,用得粗心,还是细心?用得什么样子?都不知道。虽然不知道,但我讲了这个开示,希望你们照着好好去做,方不会出毛病,功夫也会用得好。讲来讲去都是耽误大家用功,最好还是发起心来,参!

钝刀 (2009-4-27 09:32:00)

初七第六天开示

 

你们各位在这里跑一跑,你们要知道这个地方不是一般的地方,这个地方叫什么地方,金山寺把这个地方叫选佛场。这个地方是选佛场,怎么会选佛呢?如果你们开了悟,就会选出佛来了,所以这个地方叫选佛场。在这个选佛场,你们各位在这里跑一跑,坐一坐,这个功德不可思议,你们在这里跑一跑,坐一坐,为什么讲不可思议呢?我讲一个高旻寺的故事,过去有个人天天在那里卖豆腐,因为禅堂天天在他那里买豆腐,那个做豆腐的老板呢?他想高旻寺禅堂天天在这里买豆腐,他也发心到禅堂坐一支香,坐完这支香,了不起!怎么了不起呢?他在禅堂坐完一支香,他把多少年别人欠他的钱都想起来了。他承认禅堂坐一支香了不起!了不起!另外还有一个了不起,这人夜晚做了一个大梦,这个大梦做什么呢?梦到他到了一个地方,他也跟着进,那个地方有很多人往里面走,有个人就不准他进去,不准他进去的原因,是说他坐了一支香,他不能够进去,不要进去。正好那天,那个地方有一家人的大狗子一窝狗崽,这窝狗崽一共四只,但只有三只是活的,有一只是死的。为什么这个狗崽是死的?因为这个做豆腐的他没有去,所以那个狗崽就是死的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他在这里跑一跑,坐一坐,他就因为坐了一支香,便免了一次堕狗胎的果报,这个罪业。你们今天在这里坐一坐,跑一跑,是了不起的功德。我们讲这个就是说明禅堂叫做选佛场,选佛场就是在这里坐一坐,跑一跑,这个功德不可思议。本来我在讲这个禅堂本来不是在家居士跑来坐的,它是出家师父在这里修行,克期取证的,在这七天要证果的。在这七天证果,你们在家居士在这里跑一跑,坐一坐,是不是也像出家人那样修行呢?当然我讲你们真正地用功,眼不见一切事,耳不闻一切迷幻的声音。但我们大多数人坐在什么地方,不知道,我们坐在什么地方,我们坐在这里就是说,我们用功的人不能忘身忘心。那说明我们这个功夫没做好,没用好。我们真正用功的人,坐下来之后,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。所以我们禅堂是个了不起的道场,因为你们居士在这里跑一跑,坐一坐,我本人是给你们开个方便门,接引你们种一个善根,种一个成佛的种子。我前天不是讲过吗?开悟不是出家人可以开悟,那个庞居士是在家人,都能开悟,他一家男女老少都开悟了。我方才讲用功开悟,不是只有出家人方能开悟,你们各位今天跑一跑,坐一坐,也会开悟,也同样会开悟。不但可以开悟,也还可以成佛,还要成佛。我今天讲给你们听,我们不能轻慢一切人,为什么不能轻慢一切人?不能轻慢一切人的原因是人人都能成佛,人人都会成佛。你们不要年轻女的,女的也会成佛。我讲一个公案,就是有个龙女她到佛面前讲:她要去成佛。那个舍利弗讲:“你是一个女众,怎么可以成佛呢?这个龙女摇身一变,成了个男的,马上显神通到他方世界去成佛。释迦牟尼佛放一道光,让参加法会的人都看到龙女成佛。你们想想,不要说成佛只有男的可以成佛,女的不可以成佛。但是成佛一定要变成男身,方可以成佛,没有女身成佛的,这是一定的。但是我们这个身体,你们大家想一想,现什么身都可以,那个观世音菩萨三十二应身,要想那个身来度你,她就现那个身来度。那个众生要现女身,她就现个女身。观世音菩萨的三十二应,很多人讲观世音菩萨是女的,因为她看到女身太苦了。过去三从四德苦恼得不得了,被压迫得不得了。所以观世音菩萨现个女身,告诉你们不要觉得你们苦恼,我也是个女的,我现在成了菩萨,那你们好好用功,好好修行,你们也会成菩萨。不但会成菩萨,将来还去成佛。观世音菩萨现女身,是为了利益众生,教化众生,救济我们众生。不要认为女身苦恼,你们听了我这些话,你们不要认为你们苦恼。现在社会男女平等,都是一样。哪个用功都可以了生死,都可以成佛。再一方面,我昨天讲有心参到无心参,这是我们用功的次第。我们用功的人用心地参,一直参到无心,不用心。昨天讲粗参到细参,粗参了以后,慢慢地细。我们现在参的时候,身体是粗的,气息也是粗的,哎哟!越参身体越静下来,气息也静下来,这是由粗参到细参。我们大家有心参,还要到无心参。我们想咱一天到晚是有心参,行也参,坐也参,这个叫有心参,参明白了以后就是无心参。什么叫无心参呢?是不是没有心?有心,那个参是自自然然地参。我们现在这个提议,参讲话的是谁?参来参去以后,自自然然就会参,不要你有心去参,这个是我们用功一步一步地前进。如果我们用功的人,不能前进,永远在那个地方,不会的。我们走路,今天走,明天走,总有一天到家。我们用功也是一样,今天也走,明天也走,后天也走,天天都走。我经常作个比喻,比喻我们要回家,有一天的路,如果一天的路,坐飞机很快;如果没有飞机呢,坐火车慢一点,也会到家;如果没有火车,坐汽车还是会到,虽然慢点,但是会到。如果飞机、火车、汽车都没有了,那我们步行呢,还是可以到家,还是会到,只不过时间长一点。说来说去,我们就是要用功,就是要走,如果我们坐在这里,永远到不了家,你不走怎么到家呢?所以我们要用功。无论飞机也好,火车也好,汽车也好,步行也好,还是要动,还是要行,行就能到家,不行就不能到家。这样讲希望各位在这里用功的时候,好好地行。我们只要能行就能到家。我们用功的时候,参究的一方面,一天到晚地行,好好地参一会就能到家。如果你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参,一天到晚胡思乱想,哎呀!那不是用功,那叫空过光阴。我总希望各位到家今天能够得到人身,能够在这里相信佛法,那个得到福报,这个就是不可思议的功德。这个是选佛场,你们到选佛场跑一跑,这个是不可思议的功德。我昨天讲,那个卖豆腐的跑一跑,就免了一个狗胎,不要去作狗子,这就是选佛场的功德。你们坐一去香的功德都很大。如果你们各位能够在这个地方好好用功,那个功德不是更大吗?所以希望各位今天能够得到人身,无论是男的、女的,都能够出了家,那个公德更大。如果不能够出家,能够相信佛法,在家好好修持,也可以得到好处,也会开悟。我前天讲庞居士家里老的少的,男的女的,都开了悟,说来就来,说去就去。你们想想人家也是个人,我们也是个人,为什么人家能够这个样,我们一能够这个样?其实都能这个样,既然都能这个样,所以我们自己还要做,不做怎么也不行,说的是空话。但是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说是个空话,但你们不要觉得是个空话。我所讲的话都是为了你们,指导你们,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地,认认真真地学好,好好认认真真地用功。能够好好用功,无论是男的、女的,都会开悟。你们要相信我说的话,我不会骗你们的。因为我是个佛子,佛讲的话都是真语者、实语者、不诳语者、不异语者,我作为佛的儿子,怎么会骗你们?骗你们有什么好处? 没有好处!既然不会骗你们,那就希望你们各位认真的好好地发起心来参!

班首开示:世间的任何一件事,总有开始的一天,也总有结束的时候,所以一个禅七马上就要结束了。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修行,自己也不知道,你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修行吗?是我们过去善根成熟了。你们的眼睛要收好,老和尚开示时,要我们不要站在地板上,要站在功夫上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32:00)

初七第七天开示

 

你们各位站在什么地方?是站在功夫上?还是站在地砖上?诸位打七过了六天,你们各位还站在地砖上,那就麻烦了。你们现在打七已经打了六天多了,就是打了六天多,你们各位的功夫用得怎么样?你们自己要扪心自问,功夫用得好不好?你们自己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在打七的期间,我本人和班首师父,维那师父,监香师父,大家都是为了你们怎么样把这个七打好。为什么?打七不容易,不简单。就是因为不容易、不简单,今天在这个地方跟大家打七,也可以说是很难得。今天晚上不错,来了很多人,这就是说人们今天晚上来的人,大家一起跑一跑,坐一坐,种了一个成佛的金刚种子。能种了这个成佛的金刚种子,金刚菩提种子。这人金刚种子永远都存在,直到将来各位都去成佛,它还存在。因为这个是很难得,很不容易。你们在社会上,一天到晚忙什么?忙吃忙喝忙生活,忙一些生活事务。我们这个地方不是忙吃忙喝,忙其它的哟!今天这个地方是忙自己的生死大事,因为这个生死大事,你们想一想,我做一个人,不是今天到这里作一个人,我们从无量劫中都是作人,但是虽然是作人,都是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天堂地狱,六道轮回,滚来滚去,滚到现在。我们大家庆幸,我们今天都得到人身,不但能够得到人身,甚至有出家的,还有的没有出家的,跟着师父做佛教徒,这个是大家的善根,大家的福德因缘,才会这样。如果大家没有福德因缘,也不会相信佛教,也不会来到这个选佛场。所以大家能来聚到这个选佛场,大家能够跑一跑,坐一坐,这个功德不可思议。所以我昨天讲,这个选佛场坐一坐,跑一跑,免了一个作狗子的命运。这个人却堕狗胎,因为他坐了一支香,在禅堂坐了一支香,免了一个狗胎。你们想一想,因为坐了一支香就免了一个狗胎,何况你们天天坐,天天坐,不是免了很多业障吗?所以你们要晓得这个选佛场,能够在这里跑一跑,这个善根不可思议,这是不可思议的善根。你们今天得到了,得到了善根,就希望你们好好用功,认真地用功,要用功。用什么功?我看今天在禅堂的居士有来过的,也有没来过的。我们人人都会讲话,既然会讲话的,都会讲话,却不知道说话的人是谁?就是用这个功,就是找我们这个讲话的这个人。讲话的不是你的嘴巴子,如果是嘴巴子在讲话,为什么一口气不来就不讲了呢?我们今天这个色壳子是假的。我们要借这个假的色壳子,去修那个真的。我们修真的,在禅堂里用功也是不断的进步。所以我在讲话,也还是不断的进步,不断的前进!如果今天我还是一个初参,初进堂的讲话,那就不适合,也不适合你们精进用功的心性。讲了多少天,昨天晚上讲,从有心用功用到无心。无什么心呢?不是无这一切心,而是无那些烦恼、尘劳、恐怖、恐慌、嫉妒、憎恨,这一切一切的心。我们说这一切的心都是我们的生死,所以昨天晚上讲要无这些心。要无这些心,我们的思想就是要在一个功夫上,翻来复去都是在功夫上,这个心,再进一步讲,你们想一想,见到什么地方呢?见到我们行也是功夫,坐也是功夫,穿衣吃饭,屙屎放尿,一切时、一切处,都是功夫。要打成一团,形成一片,但这一片,什么叫一片?这一片当中没有其它的,只有一个功夫在,那才是一片。如果这一片当中有其它的,不能说是一片。有其它的一点存在,就是有丝毫的其它的一点存在,那也不算成片。要知道我们功夫了片,那就是桶底脱落。你们想一想,我们将桶底脱落做什么?桶底脱落就是开悟。见到我们自己,这个讲话的讲是谁。噢!到了那个时候,才知道讲话的讲是你。我们讲起来容易,做起来不是这样简单。

你们各位好好回想一下,我们今天用功就是找我们讲话的是谁,要把这个讲话的这个人找出来。找到了以后,现在要疑成一团,什么叫一团,这一团就是一个疑情,没有其它的,如果有其它的呢,这个不算一团。我才讲打成一片,如果有头发丝一点东西在,还不算一片。要连头发丝一点都没有了,那才成了一片。所以过去古人用功虽然穷,不算穷,还有卓锥之地。这个卓锥之地叫个什么?就是过去老百姓、老太婆纳鞋子的那个锥子,这一点大的地方。但是今天穷到底,卓锥子的地方都没有了。没有了就好了,有了这卓锥之地,还是有生死,我们连卓锥子这点地都没有了,就是无生了,就是不要再生了。释迦牟尼佛早已成佛无量阿僧祇劫,他为成佛还要现身皇宫,也还有老婆孩子,为什么要这个样?他要跟我们大家一样,他能跟大家一样,我们大家才相信。如果他不同我们一样,他是从天上跑下来的,或者其他的世界跑来。哎呀!我们怎么能和他比呢?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他是从他方世界掉下来的。所以我们释迦牟尼佛现身同我们一样,也有父母,也有老婆儿子,也有妻子。啊!他能在雪山上苦行六年,他就开悟了,他就成佛了。那我们能够向我们释迦牟尼佛这样学习吗?我们想一想,佛是个王太子,他如果不出家,他要统治天下。他出了家以后,还要同我们一样,行六年苦行,日食一麻一麦,口吃一麻一麦,饿得骨瘦如柴,那个芦苇从他的腿子里头穿出来。你们想一想,他没有这样的苦行,他怎么会成佛呢?我们如果不向释迦牟尼佛这样学习,我们怎么能开悟?怎么能够成佛呢?所以佛的所作所为,都是为我们做一个榜样。我们要想成佛,我们要想开悟,也要这样的苦行。他是一个王太子,他都这样苦行,我们大家都是不是王太子?我看不是。我不是,大家可能都不是。既然不是王太子,我们应不应当向佛学习?所以佛这个样子,是叫我们好好吃苦耐劳,好好真正地用功,才能开悟。如果不是这样的吃苦耐劳,这样地用功,开悟谈何容易!大家好好想一想,所以我们今天大家与佛有缘,与法有缘,与僧有缘,都在这里跑了坐,跑了坐,就是叫我们用功办道,了生脱死,那我们就好了。我讲一个比喻,我们现在是瞎摸,一天到晚瞎摸!瞎摸!噢!我们开了悟了,开了悟做什么?开了悟等于开了眼睛。开了眼睛以后,再要走路,那就知道这个地方是正路,那个地方是邪路。为什么古代讲我们走路要小心,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。你看错了一点,就失之千里。所以我们大家能够开了眼睛,就知道哪里是最好走的路,到时候走啊,走啊,走得快了,越走就越快。所以我们今天大家要想开悟,就是我们大家开眼睛,开了眼睛以后,我们再走就很容易,我们要想了生死,要想成佛,也很容易,就是这样。你们大家今天无论出家的是佛子,皈依三宝的也都是佛子,既然都是佛子,大家一起来向佛学习,好好地参!!!

抬起头来,现在常住替我们打了一个七,我们各位在这一个七当中,我看如果没有得到大的好处,也有小的好处,即使没有小的好处,大家在这里跑一跑,坐一坐,也就是好处。我前天不是讲了吗?那个卖豆腐的坐了一下,免了一个狗胎。大家现在不是坐了一下,不是坐了一个钟头,大家坐了很长,有六七,可知各位坐的这个功德很大。过去古人讲:“若人静坐一须臾,胜造恒沙七宝塔。”各位想一想,静坐一须臾之间,能超过这个恒河沙的七宝塔,这个恒河沙很细很小,但是一粒沙就是一个七宝塔,你看这个恒河有多少粒沙?无穷无尽的沙呢!都成了七宝塔。所以你们想一想,静坐这一下,要超过这么多七宝塔的功德。但是你们各位不是坐了一下,而是坐了好多天,那说明你们坐的功德更大。宝塔终究要化为灰尘,因为这些宝塔都是世间上的,世间上的东西都是有生有灭,有成有住,有坏有空的。但是我们一念清净,将来都成佛。你们要记得我这一句话,这句话不是我讲的,这是过去古人讲的。我今天在这里代表古人来讲给你们各位大家听,希望各位大家知道,能够做到清净一须臾,超过这个七宝塔。

再一方面,这一念清净,将来大家都会成佛,都要成佛。所以你们各位这一次来打一个七,没有得到大的好处,也有小的好处,我刚才讲即使没有小的好处,你静坐这一须臾,这个对成佛就是好处。所以我讲,我们一个人世间几十年,几十年当中我们做了什么?我们各位自己好好扪心自问一下,我们作佛事多,还是用功多,还是念经的多,还是忏悔的多,还是拜佛的多,还是做功德多。大家做了没有?如果没有做,那就多做。所以古人讲要多做就多得,少做就少得,不做就不得。我们现在大家都在因地修因,因为修因呢,我们大家都要好好的培福,好好的修慧。我们修是修我们的智慧,我们培是培我们的福德。我们福德、智慧这两个东西,是今生乃至尽未来际我们成佛。我们福足、慧足,才能成佛,我们福不足、慧不足,永远也不能成佛。我们各位大家都想成佛,那个常不轻菩萨替我们授记,我们都是未来的佛。但我经常讲,我们成佛的迟早,那就要看我们自己,看我们自己发心的大小。我们发心大,培福多,修智慧多,利益众生多,成就众生多,结众生缘多,地就成佛快。少一点,就慢一点;再少,就更慢一点。总之,我们大家都是未来的佛。既然是未来的佛,大家要有这样的信心,要自信都是未来佛。既然是未来时候都成佛,那就希望你们大家多做有益的事情,对社会有益,对人民有益,有益于自己的好事。这是我对大家应当要讲的。

因为我今天走在大家前头,这是我的责任,讲了以后做不做,那就是你们的事情。所以我们今天打七,就是叫大家了生脱死,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头等大事。我们生死不了,那就流转生死。我们生死了了以后,再来流转呢,不是我们业报的流转,是我们菩提心的流转。我们要发菩提心,我们要利益众生,成就众生,救度一切众生。所以我们在无量阿僧祇劫中都要好好利益众生,教化众生,成就众生。这个世界,那我们就不是一生一世,要经过无量阿僧祇劫。无量阿僧祇劫做什么?就是为了自己,为了大家。为了大家要利益众生,成就众生,教化众生,结众生缘,将来成佛才有众生可度。所以过去古人讲,未成佛道,先结人缘。但是这个结缘呢?有金钱的结缘,有智慧的结缘。我们金钱的结缘是成就大家的这一个功德,我们智慧的结缘要大家开智慧。所以各位班首一天一晚讲开示,开导大家用功。开导大家用功做什么?就是叫大家早点开智慧。我们一个人在世界上没有智慧什么也办不成功,也办不好。我们要想把一个事情办好都要有智慧,有了智慧才能办好一切事。但是我们的福德也还是不可少。所以古人讲,我们有智慧,没有福德,罗汉托空钵。有福德,没有智慧,叫白象挂璎珞。那个白象本来很好看,再挂上璎珞,就更好看,这就是说一个人只知道培福,不知道求智慧,这是白象挂璎珞。那我们只想求智慧,不去培福呢?即使证罗汉果,还要托空钵,饭都没得吃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我们每一个人智慧很紧要,我们的福德也很紧要。我们每一个人从今生至未来际,直到将来成佛,最重要的两个是福足和慧足。圆满了福足和慧足,才能成佛。如果福不足,慧不足,几时不能满,几时不能成佛。当然各人成佛的愿力也不同,有人成佛快,有人成佛慢。你看我们释迦牟尼佛来到娑婆世界,八十岁就走掉了。为什么?他所应度的众生度完了,他就走了。再一方面,释迦牟尼佛来到娑婆世界,不是来这一次,而是已来娑婆世界八千次。你们想一想,佛来我们娑婆世界,度我们度了八千次。这句话在《文殊师利法王子经》上有,佛来娑婆世界八千返。你们各位想一想,佛来娑婆世界八千返,这个时间多长啊!所以在法华会上很多大菩萨从地下涌出来,这些大菩萨都是一生补处的大菩萨,马上都要成佛的。都来拜这个年轻的释迦牟尼佛,这个小佛,哎呀!弥勒菩萨就说为什么这么些大菩萨都拜这个年轻的小佛。所以在《法华经》上《如来寿量品》,佛已经成佛无量阿僧祇劫,无量阿僧祇劫,佛在不停地到处度众生。三千大千世界,哪里众生缘成熟,就到哪里去。

你们各位很多知道,这个大千世界有多大,要不知道我讲给你们大家听一下,这个三千大千世界,我们现在这个世界,娑婆世界(大约是一个银河系的范围)是一个小世界,要一千个人世界,才成为一个小千世界;一千个小千世界,才成为中千世界;一千个中千世界,才成为一个大千世界。所以三千大千世界是这样来的,要不知道你就记住。要有人问,你学佛,什么叫大千世界?那你就把这个大千世界讲给他听一下。三千大千世界管辖的地方很大,在这个很大的地方,我们释迦牟尼佛在三千大千世界中,无一芥子处不是佛舍身面手足,头目脑髓的地方。释迦牟尼佛在因地中利益众生,救度众生。我们今天大家在这里都是过去持了佛的戒,所以我们今天才能在这里,还能在这里做佛的弟子,我们今天还能在这里做一个人。既然这样,我希望大家要好好发大心。因为我们打七的时间很少,在这个很少的时间里,常住成就大家,班首师父、维那师父、各位监香师父来帮助大家。帮助大家做什么?帮助你们在这一个期间,一个七当中好好认真用功,在这个七天取证。但是今天看了看没有得到证果,没有大的证果,开口的时候,天都不能摇,地也不能动,那是没有得到大的证果,但是小的证果还是有。有的人跟我讲得到什么好处,得到什么好处的都有,这个就是得到好处。我们这个七也不算白打,还是有利于人民,有利益于大家,这样这个七今天就圆满了。你们在这里用了七天的功,圆满了以后还要在禅堂里一天到晚用功!用功!参话头,找自己讲话的是谁这个念头,切切不要丢掉。还是要在一切时、一切处,好好用功,那才不辜负弘法寺这次的打七。不是打了七以后,出到外面就什么都没有了,我们打这个七也就白废了。那班首师父、维那师父、监香师父这样辛辛苦苦也就白废了。所以我总希望各位在这个七当中,虽然没有得到大的好处,也有小的好处,没有小的好处,这样一跑一坐,我想还是有它的功德。各人得到各的信,这个信也就是将来还要成佛,有所好处。

我讲来讲去,这个时间过得很快。时间过得很快,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生死很快。我们这一个人,如果十年、二十年、一百年、一千年,时间过得很快,过一天,了一天,是日已过,命亦随减。过一天我们的命运减一天,过两天就减两天。你们大家想一想,害怕不害怕?我本人很害怕!很害怕!害怕什么?生死无常到了就走了,要走了,我们事情办好了吗?没有办好。希望各位,今生办不好,来世还要办,来世办不好,永远要办,几时办好了几时才算。我有这个愿力,我也希望大家都有这个愿力,那个才好,那才不愧于今天在这里坐坐看。

班首师父、维那师父、监香师父也是辛辛苦苦,也不错。讲来讲去都是为了大家要今生证悟,尽未来劫也要成就,几时帮我们大家办好了,直到成佛那就好了。所以讲来讲去都是我来讲,你们大家听到以后,要把这些话记到思想上去,记在心里去,永远要记在心里去。我的讲话不是为了我个人,我是为了大家都要好好用功,将来我们都早点去成佛,那就好了。我希望大家在这一个七当中就圆满了。大家回去后要好好保持,回家后尽量不要忘了,今天在这里打过七,也不要忘记了班首师父、维那师父、监香师父的辛苦。各位班首师父教育你们,开导了很多,希望把这些东西一定把它记好。这是你们大家的福德,有这个因缘。几时因为有这个因缘,那就切切不要空过。

当值师开静,噢!还要讲一下,开静以后,你们大家要小便,还要回来挂腿子坐,那个班首、维那、执事穿海青,穿好了以后,到了时间,还和起七的时候一样,班首师父、维那师父,佛前站班。站了班以后,那个侍者要来传解七的牌。传解七的牌跟起七一样,也是传给维那师父的。传了牌以后,那个侍者出堂,以后前面放一个椅子,放一个(直指)放在上头,放好以后,两个悦众穿袍子,穿海青,去迎请和尚,迎请和尚一来,和尚到位子坐下来以后,悦众在门外敲三阵引罄,后面敲四锥一压,压了以后,和尚讲几句话,解七,讲解,把这个七解了。解了以后,班首师父又要到和尚那里去谢法。

今天晚上下了殿,大众要到方丈室去,上次告了生死假,现在要消生死假,这是规矩,这是丛林下禅堂打七的规矩。这些规矩我希望各位遵守。本焕已经老了,今年可以说跟大家一起打七,下一次能不能陪着打七还很难讲。但是各位班首师父,这是我们丛林下很要紧的规矩,这是禅堂里要紧的规矩,把这些规矩传于后代有好处。一代一代相传,代代能够继承下去那就好了,我就讲这么多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33:00)

1995年在台湾万里灵泉寺禅七开示

 

禅七第一天开示

 

从今天开始打精进禅七。精进禅七又叫生死七。要在这七天当中克期取证,能开悟,就生;不能开悟,就死,所以叫生死七。在这七天当中,我希望大家要精进,要坚持把这个生死七打下去。大家都想一想,我们今生能够得到人身,又能闻到佛法,又能够出家,今天又有机缘在这里参加打七,这是很不容易的。所以,希望大家好好用功,珍惜这次能得的因缘。我们离开父母,一切都不要,出了家当和尚,为了什么?为了了生脱死,为了成佛作祖。这了生脱死,成佛作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不是随随便便,马马虎虎就可以混过去的。大家一定要精进,只有精进,才能明心见性,才能见到自己的本来面目。

那么怎样才算精进呢?在禅堂里,大家跑了坐,坐了跑,整天不歇气,这个叫精进吗?精进不仅体现在身体上,还要体现在思想上。思想上不精进,跑死了,坐断了腿,也没有用。最主要的是要在思想上精进。若老打妄想,跑了坐,坐了跑,则算不上精进。为什么?因为你这个生命一口气不来就没有了,若思想作不得主,光身体精进有什么用?所以,大家一定要在思想上精进。

我希望今天参加这个精进禅七的各位,都立一个大志愿。什么志愿呢?就是从今天晚上开始,在这七天当中,大家一定要把自己的本来面目找到。大家用功时,要有这个决心,这个意愿。没有这个决心、这个意愿,要找到自己的本来面目是不可能的。所以大家要发愿,发了愿才能真正的思想上精进。在这七天当中,不但要在坐着的时候好好用功,行、住、卧的时候也要用功;不但要在禅堂里好好用功,上厕所、睡觉、吃饭时,都要好好用功。如果只在禅七打坐时用一下功,走出了禅堂,思想放松了,妄想连天,尽打闲岔,这样是不行的。所以,希望大家从今天开示这一时刻开始,立下一个大志向,下一个大决心,一定要在这七天当中,好好用功,见到自己的本来面目。好好用功,参!

 

 

禅七第二天开示

 

我昨天讲了,现在是禅堂克期取证的时间,要在这七天取证,最主要是要发道心,一个人,如果没有道心,什么也办不成。我们大家选择了出家,为了什么?并不是说没有饭吃才出家,并不是说没有办法活下去才出家。既是出了家,就应当有一个大的志向,有一个大的决心,这样,你才能把用功办道搞好。出家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明心见性,为了了生脱死,为了成佛作祖。但是,明心见性、了生脱死、成佛作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。原因是什么?因为现在是末法时代。佛在世的时候,出家人的根基好,只要佛一呼,善来比丘立即须发自落,袈裟着身。要知道,佛的正法已经过去了,像法也过去了,现在正处于末法时期。我们讲末法时代,意思是说,我们众生的业障也重,根基也浅,善根也薄,所以才称为“末法”。佛在世时,众生的善根深厚,所以,修行自然很容易开悟。在唐代,也有很多开悟的祖师,他们修行精进,往往因为一句话就开悟了。为什么我们现在修来修去,还不能开悟?这不能怪别的,只怪我们自己的业障太深重,善根在微薄。但是,虽然是这个样子,我们今天还能够得人身,还能够闻到佛法,还能够出家修行,这也是很不容易的。这么不容易的事,我们已经得到了,所以,我们要珍惜人身。怎么珍惜呢?我希望大家一定要立大的志向,一定要发大的道心,一定要精进办道。古人讲,要想了生脱死,用功办道时,思想上要“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如丧考妣。”如果没有这样的紧迫感,没有这样的坚决心,要想把功夫用好,谈何容易!

我听说台湾有很多大学生、硕士生、博士生出家,我很高兴。因为这些大学生能够出家,一方面说明他们有善根,再一方面,他们的文化水平等各方面的素质都是具足,只要好好发道心,好好用功办道,好好学习佛法,将来他们就是很好的佛门人才。佛教现在正缺少人才。这些人将来会成为弘扬佛法,利益众生,教化众生的法门龙象。但是,这些大学生、高材生出家之后,并不是万事大吉。我希望他们还要继续发大的道心,精进办道。有了高的文化水平和学历,并不意味着什么都好,什么都具足,还要发心修行。所以,大家要谦虚,要努力,把功夫用好。

大家想一想,释迦牟尼佛是一个太子出家,他家里什么都有,出家后,他父亲送几车好吃的、好穿的给他,他都不要,还要坚持苦行,每天吃一麻一麦。大家想一想,佛祖,一个太子如果他不出家,可以王位天下。他以一个太子的大福德来出家,他有没有因些而要好好地享受享受,要好好地骄傲呢?没有,不但没有骄傲,他反而还要到深山中去几年苦行,一麻一麦,坐在那个地方,芦苇穿膝。我们大家都是佛的弟子,是不是应当向佛学习呢?我想应当。真正想超凡入圣的,真正想明心见性的,毫无疑问,应当发大的道心,应当向佛学习。大家看过《法华经》,里面讲佛本来已经成佛无量阿僧祇劫,但是为了度众生,他还要化现千百亿化身。释迦牟尼佛来些娑婆世界八千返,还要精进修行,用功办道,其目的就是想给我们众生作一个好的榜样,以激励我们发道心。所以,我希望大家不管是大学生也好,博士生也好,即来到佛门,就要好好修行,不要摆架子,自高自大,要好好发道心。出家是为了将来了生脱死,弘扬佛法,利益众生的。带着这种心出家,自然不会贡高我慢。如果出家之后,还要摆架子,贡高我慢,我觉得太应该了。所以,希望各位,消除一切心,消除一切尘劳烦恼这些东西。而这些东西怎么去消除呢?不是说我们把这些东西都甩掉,不要它。这些东西都是“无相”的,既是“无相”,怎么去甩掉?我们的罪业也是“无相”的。因为普贤菩萨讲,我们从无始劫到今天,由身、口、意所造的诸恶业,无量无边。若有相时,虚空都不能容受。既然这些罪业无相,那么我们怎么去消除它,要拿我们这个心来消除它。我们每一个人,就是一个心,一个念。既是一个心,一个念,为什么你这里在用功,那里还在打妄想呢?是不是有两个心,两个念呢?不可能。如果我们有两个心,两个念,那么,我们将来就成两个佛了。我们在用功的人,只有一个心,一个念。我们修行人在用功时,知道有了妄想,那正说明你在用功。如果你没有用功,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“妄想”。为什么?我们一个人活了几十年,一天到晚都在妄想里头。我们的生死,及与其相关的一切,都是由妄想所造成的。不去用功,就不会察觉这种状态,因而也不知道什么叫“妄想”,什么叫“用功”。如果今天能够知道有了妄想,那就证明你的思想还在用功。

钝刀 (2009-4-27 09:33:00)

我们这个功夫,是高旻寺来果老和尚教的。他教我们要起疑情。他这个疑情呢,就是要我们问“念佛的是谁”,要在不明白处“谁”字这个地方去参究。有些人不明白这个“谁”;再问他一句,到底是“谁”。反复在这个不明白的“谁”字上来回地参下去。你能够在这个地方一直参下去,那么这个疑情,就不仅仅是一个不明白,而是很有滋味的了。我们真正有一个疑情,就会明白,这个疑情的力量是很大的。就象我们吃东西,越吃越高兴,好得不得了地吃,那个滋味很好的。而我们的功夫要在不明白这个地方,这个疑情上,来回地去追究。所以,我们只要一把疑情提起来,功夫就得现前。好了,你就在这个疑情上绕来绕去地参究,看看到底就“谁”,就在这个“谁”字上去用功夫。当我们粗粗地用功时,还是有妄想的,这个妄想很厉害,按我们宗门下的讲话,叫“一人与万人敌”。什么叫“一人”呢?“一人”就是我们参话头的这个念头;“万人”呢?就是我们的这些妄想。这些妄想很多,很厉害,你不打,它们自己也会打的。原因是什么呢?因为它几十年,已经熟透了。而我们的功夫,却用得很少。譬如你现在三十岁,在这三十年的时间里,你有没有用三十年的功夫啊?没有。但你要知道,在这三十年的时间里,你打了三十年的妄想,妄想已熟得不得了。妄想既已熟得不得了,它就成为“细念”;而我们用功的这个念头儿,是个粗念。这个粗念在上边,细念在下边。所以,我们参“念佛的是谁”,一会儿就不知念头儿跑哪儿去了。

“念佛的到底是谁”,它还要翻起来,这个“翻”,我们用功的人叫“翻业识”。“翻业识”是不是把它去掉呢?不能去,不要去。不要去的原因是什么呢?宗门下如果让我们一心一意去降伏这些妄想。这些东西,就好比“搬石头压草”你看到地上草很多,去搬一块石头把草压下去。看那个石头,面上没有草,是不是啊?但你石头搬起来以后,那个草照样还是一样生长。所以,我们用功的人要“斩草除根”,这是最主要的。如果不能斩草除根,而是搬块石头来压上,那是没有用的。这点希望各位注意。不要专门、有意地去压这个妄想。但是不压,用功是妄想又很多,怎么办?那就你做你的,它搞它的。为什么这个“它”,这么厉害呢?我不是讲了吗,它已搞了很长时间,它已经熟透了。你这个“家”,你这个身体,一切的一切,都是由它造成的。现在你从外头领进一个生人,要把它赶走。而他已霸占你的“家”---你的身体那么久,一个生人想将它赶走,真是不容易。它就是要跟你拼命,也要跟你打架。所以,我们用功的人,只有你做你的,它搞它的。

我经常打这样的一个譬喻:好比妄想是十分,你用一分的功夫,妄想便剩九分;用两分的功夫,妄想便剩八分;用三分,妄想便剩七分。你用功越多,妄想剩的越少。而我们之所以不能达到没有妄想的程度,是因为我们功夫不够深,思想不能统一。如果你的功夫深,那么有了功夫就没有妄想,有了妄想就没有功夫,那就是“时时相通”了。一方面我们用功的时间还是太少,另外我们用功的念头还是粗念,而打妄想的念头还是细念,因为它已经熟透了。如果我们用功的念头最后成了象打妄想这样细的念头,那就好了,那就是不参自参,不念自念,不疑自疑了。我们现在是不是能做到这样呢?做不到,所以,只好由它去。它要进来,就不管它。你的功夫越来越深,越来越牢,妄想自然越来越少。所以,我们参话头也好,念佛也好,或念经咒,都要好好用功。所谓“打得念头死,法身方能活”,念头打不死,法身是不能活的。所以,我们要想把妄想铲除掉,就要好好用功。要从根本上彻底地把它铲除,这才是真用功。我们现在用功的人,都是在静坐上面用功,但一动起来就没有功夫,甚至在定中的时候,这个功夫还没有把握。什么叫“把握”呢?刚才我提到的“念佛的是谁”,这个不明白,不是完全的功夫,是要在这个不明白的地方起疑情。为什么要起疑情呢?古人讲:“大疑则大悟,小疑则小悟,不疑就不悟。”我们有了疑情才能悟。为什么有了疑情才能悟呢?大家想一想不管高材生也好,低材生也好,都要发道心。没有道心,什么也做不成。释迦牟尼佛,他是一个太子,有大智慧、大福德,他还要发道心,精进修行,我们的福德、智慧与佛相比,差得很远,所以,更应当发心精进。我希望今天在座的,既是出了家,就应当好好用功。

另外,佛法不分高低,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,平等的,没有厚此薄彼之分。只要能发心出家,只要能用心办道,任何人都有开悟、解脱的可能。所以不要认为出了家,就高人一等,那是错误的。没有哪个人高人一等,佛法是平等的。高人一等,不是你自己来高的,自己高是高不成的,人家来尊重你、恭敬你、抬高你,那才是高的。修行人不能自高自大,骄傲自满。若心存贡高我慢,那干脆就不要出家。为什么呢?。常言道“虚心使人进步,骄傲使人落后。”我们出家修行,用功办道,就是要把这些贡高我慢,这些坏思想、坏习气统统去掉。这些不去掉,你想要在佛法中讨个受用,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希望大家在这样一个精进禅七中,要用功办道。要用功办道,首先就是要发道心。发道心是要你自己发,不是要我发,得到好处是你自己的,不是我的,各人吃饭各人饱,各人生死各人了,谁也不能代替你。好,大家去好好用功!

关于本站 | 网站留言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佛心儿网 | 联系我们 | 返回顶部

copyright © 2007 - 2012 佛心儿网 版权所有

辽ICP备11010820号